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七十四章 红尘回眸

时间:2018-07-12 「现在灵儿应该安全了吧?那一带的人应该都给引到这儿来了吧?」成进寻思道,「我现在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好……」发现置身的这条小巷一侧是一面高墙,当下不假思索,跃了进去。
  一进之后,成进立叫不好。四周的景物似乎有点眼熟,前方隐隐的有官兵走动,竟是慌不择路,又跑进府衙里面来了。
  墙外的追兵已到,说话声隔墙清晰可闻。
  「那贼子呢?该不会跑进府里去吧?」
  「他没这个胆吧?通知府里的人小心点,我们别处搜去……」
  成进心知官府里面势必防备更是森严,心道:「他们既然起疑,还是先在府里找个安全所在,躲上一时三刻再说。」瞄个空子,看準走廊的巡逻队走过之机,「刷」的一声从窗户窜入最近处的一间屋子之内。
  一进屋里,成进暗叫一声糟糕。原来这儿却是一座敞大的厅堂,大约是罗参的会客厅之类的,厅中没甚遮挡,连块屏风都没有,只有一张案几和几张椅子。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频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门进来。
  再退出去太冒险了,成进情急之下,想起当年母亲在危急关头将他藏在牌匾的后面。抬头一望,果见厅中正上方挂着一块牌匾。当下也不及看牌匾上写了些什么,纵身一跃,轻轻落在牌匾后面,缩身藏好。过没多久,便已有人推门而入,随即厅中聚满了人。成进叫声好险,屏气不敢稍动。
  陆英琪牵着匹快马,焦急地等在城门口。城门已经半掩上了,几十名官兵守在这儿,以防犯人逃出城去。
  「蓉姐能不能救到娘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一想到娘刚才受辱的场面,阿琪脸上一红,又是忿恨又是着急。
  「进表哥……」她此时不知觉中似乎有些惦念着他了,「他能逃得掉吗?那么多人追杀他,他……他……他……不会的,他本事那么好,应该会逃出来的……应该会的……」
  远处的人群有些骚动了,阿琪眺首望去,还没见到方漪蓉和娘的身影。
  「蓉姐出手了吗?广场上的高手应该都给引开了吧?要是能把娘救出来,那……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就再也不问世事,开开心心的一家团聚了……最好……最好是进……进表哥把嫣儿表姐都救出来……那……那……」
  「那他一定会要我一辈子侍候他……我允不允呢?」想着想着,阿琪脸上又是一红,她已经知道自己心中的答案了。
  但已容不得她继续想下去了,阿琪看见方漪蓉了!蓉姐似乎背着一个人,右手挥着一柄不知从哪儿夺来的剑,正施展着超凡的轻功,越过塞满着大街的人群,从远处飞奔而来。
  「抓反贼!抓反贼!」远远处的喝叫声越传越近,而城门边的守兵已蓄势待发了。
  「关城门!」
  刻不容缓,阿琪飞身上马,冲入守在城门边的守兵之中。
  左一剑,右一剑,偷来的这双剑虽然算不上什么上品,但足以令城门边的这队官兵受创不少。城门尚未掩上,而正在关城门的两个小兵已断手断足,号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马身上已鲜血淋漓,是马血,是敌人的血,也是阿琪身上的血。
  而方漪蓉已然赶到。她身上也都是血,不知道是谁的血。
  混战当中,阿琪回了一眼。没错,是娘!蓉姐果然把娘救出来了!
  杨缃玲头垂在方漪蓉的肩膀上,她仍然一丝不挂,她仍然只剩一口气。但她确实还有气,她失神的眼睛还在四顾着,而很快地她找到了女儿的身影。
  「蓉姐上马!」阿琪大叫。
  方漪蓉猛吸一口气,在刀枪丛中飞身而起,从数十名官兵的头上跃过,準确地落到马背上。
  又一刀砍在马臀上。阿琪手中缰绳一鬆,那马箭一般地夺路而出,载着三个遍体鳞伤的女人,绝尘而去。
  「娘……娘……你没事吧……你真的没事吧?」阿琪喜极而泣。
  「我……我没事……小进呢?」杨缃玲颤抖着声音说。
  「现在管不了他了。」方漪蓉道,「我们能逃出来已是万幸……何况,就是想帮他,也帮不了啊……」
  「我们去哪呢?小进要是出来了,到哪儿找我们呢?」杨缃玲回过头去,望着后面那已看不到的苏州城。
  「他……他……他会找到我们的……驾!驾!」阿琪忍着泪。她知道,罗参的势力範围内,是片刻也停留不得的。她用力鞭策着胯下这匹也已伤痕纍纍的马。
  马,使尽它吃奶的力气,沿着大道向前飞奔着。马的后面,尘土飞扬,遮住了半片的天空。马的前面,是无穷无尽的大道。
  大道,通向哪儿?鞭打着马匹的陆英琪不知道,方漪蓉不知道,杨缃玲也不知道。
  她们只知道,她们终于逃离这块令她们惨遭凌辱、令她们不堪回首的土地了。这已经足够了,前面是哪儿,还重要吗?
  成进也不知道前面是那儿,他根本看不到前面。
  他只听到下面的说话声,那是罗参在说话。
  「呵呵,成进这厮果然现身了!李大人妙计啊妙计!」
  「现在城里都布满着官兵,这厮现在可是插翅也难飞啊,哈哈!」成进认得是那个什么李大人的声音。
  「多得李大人帮忙啊,下官这次剿灭龙神帮和太湖帮,皇上必定龙颜大悦。下官……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罗大人陞官发财,指日可待。在下先恭喜罗大人!哈哈!尤其是得了龙神帮和太湖帮那么多绝色的美女,哈哈!不知罗大人要如何发落?」
  「嗯,这个嘛……把她们通通都当作是反贼的家属吧,就可以任由我们发落了,哈哈!」
  「只不过,反贼家属是要送教坊司的……罗大人难道不……嘿嘿!」
  「李大人的意思是……哈哈,李大人看中了哪个娘们?儘管开口。」
  「上次罗大人已将那吃鸡巴的小妞许给在下了,在下怎么好意思还要呢……」
  「李大人不必客气……是否要那个什么杨缃玲呢?哈哈!」
  「这个……那婆娘很是硬气,哈哈,老子是很喜欢……」
  忽然间门外匆促的脚步声奔入,有人道:「稟大人,那……那反贼还有同党,把……把那……那个正在受罚的姓杨的女人给救走了……」
  「混蛋!」罗参骂道,「给我追!一群饭桶!」转头对李大人笑道:「下官这帮手下,实在是……呵呵,真是让大人见笑了……」
  「无妨。反贼诡计多端,须得小心提防才是……那姓杨的婆娘也不是什么重要脚色,要捉住成进才是正事!」
  「是!下官已布下天罗地网,谅那成进便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去……哈哈!看李大人对那姓杨的姐妹颇有兴趣,不想要杨绡玲的女儿?那娘们的姿色可真没得说……」
  「嘿嘿,那娘们罗大人不是已经许给那个什么小厮了吗?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嘿嘿,那小妞美则美矣,软绵绵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玩过也就算了,还不如赵昆化的大女儿有意思,哈哈!」
  「呵呵,不用理那小厮……李大人的意思是?」
  「赵昆化的大女儿叫什么来的?表面上百依百顺,任人鱼肉。可是老子看她的眼神,哈哈,很好玩的,好像想把玩她的人一个个都吃下去似的!有意思,合我的胃口!」
  「李大人喜欢就带去吧!让李大人看上了,是那贱人的福气,哈哈!可怜她的娘和两个妹妹,还要送去教坊司给千人骑万人踩呢!哈哈哈!赵昆化横行一时,要是知道他的老婆女儿是这样下场……哈哈哈!哈哈哈!」放声狂笑,得意之极。
  「哦?都要送去?罗大人自己不留一两个……」
  外面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远远处大叫道:「罗大人……罗大人……我要见罗大人……」
  是虎子的声音!成进心中一懔。
  「你干什么大呼小叫的!」罗参看虎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冷冷道。
  「小人求罗大人放我家小少爷一条生路吧……罗大人答应过小人的……」虎子磕头道。
  「嘿嘿,你家小少爷?谁是你家小少爷?我答应过你什么了?老爷不记得了。滚下去!」
  「大人说……说只要小人把龙神帮的内情说出来,罗大人就可以少伤几条人命,只要小少爷投降,就可以放他一条生路……不然的话,官府去火拚,就要杀个鸡犬不留……」虎子语无伦次,磕头磕得咚咚有声。
  成进在匾后恨得咬牙切齿:「原来果然是你这小子出卖我!怪不得官府轻易就敢攻山!」心道这小子也笨得可以,罗参那话竟也信得!
  「嘿嘿!那反贼投降了没有?」
  「这个……求大人高抬贵手……」虎子只是磕头。
  「老爷还答应了什么?」罗参冷冷又道。
  「罗大人答……答应……把……小少……把女人赏给小人……」
  成进这一气非同小可,立时明白了李大人刚才说罗参已将嫣儿许给的小厮是谁了。咬牙忍住怒火。
  「哼!你要的女人已经给了你了,你还在此罗皂什么!别以为没有你老爷就拿不下龙神帮!还敢跟老爷讨价还价?滚下去!」
  「可……可是……」
  「滚下去!不要惹老爷发火!」
  「求老爷……」虎子不停地磕着头。
  「来人!把他拖下去!再敢来罗皂,给我砍了他的脑袋!」罗参喝道,「要不是看在你多少也帮了老爷一点忙,就凭你这小子,十个脑袋也不够使!」
  虎子口里还在大声哭求,但双手给左右拽住,拖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地给丢到门外。
  「嘿嘿!」李大人笑道,「要不是这小子熟知成进的性情,还倒也不易想出这条引出成进的法子,哈哈!」
  「我呸!那小子算什么东西,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功劳便想指使老爷我?嘿嘿!」
  「那罗大人还把那么漂亮的女人赏他?换了我,一刀砍下狗头,屁事没有。」
  「嘿嘿,赏他点甜头,是给其他下人看的,好教人忠心替我办事。那些东西和女人只不过暂寄在他那儿,哈哈!这小子在我的掌心里,什么时候不高兴,老爷想拿回来便拿回来!」
  成进满腔怨恨,心道虎子这叛徒,竟然为了得到姐姐,而出卖了我!现在还不是给罗参当成条狗?看不出有什么好的下场。
  「哈哈!他说想自己做主,做个屁主,做主做主,去死吧!」成进咬牙想道。
  「只是姐姐却在他的手里!嗯,在这小子手里,总比在罗参那儿好些。我要救人也容易得多。」成进心中暗暗筹划着脱身之后如何救人。「到时再要这叛徒好看!」他想。
  厅中,又有兵丁来报,报道反贼成进逃到府衙左近失蹤了,不知会不会跑了进来,请大人小心。府外的弟兄们已将这一带团团围住,反贼不久当可擒获。
  「嘿嘿,他要是真敢跑进来,那可真是自投罗网了!」李大人冷笑道。
  「张大人担心反贼挟持无辜平民为人质……」那兵丁道。
  「告诉张大人,无论如何也必须拿下反贼。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叫他便宜行事。」罗参道。
  待那兵丁出去,李大人笑道:「嘿嘿,现在谁要是真给那成进拿住了,只好自认倒霉!」
  罗参笑道:「他要是真敢随便在街上捉个人来要胁我们,那才叫做找死!谁怕他来!哈哈!」
  「嘿嘿!」成进肚中冷笑道,「我要是想要胁你,自然要捉个你着紧的人。随便捉个平民?你道我真以为你是个爱民若子的好官么?」
  一念至此,忽然心中一喜,暗道:「罗参啊罗参,你这不是提醒我怎么脱身吗?嘿嘿,你似乎是很宝贝你的两个女儿……」一想到罗参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女儿,成进已有了计较。
  「只是……只是府衙这么大,那两个妞儿藏在哪儿呢?」成进寻思。
  厅中的对话一时间似乎停了,半晌,方听得罗参道:「大伙儿都出去吧,小心看着,别让成进溜进来了都不知道。李大人,下官陪你去看看那些美人儿如何?哈哈!」
  李大人大笑道:「哈哈!是罗大人自己想去看吧?」
  两个官儿嘻嘻哈哈的,厅中乱糟糟的一阵脚步声过后,是关门的声音。成进悄悄探出头来,果然见到下面已是空无一人。他藏在匾后良久,气闷得要命,当下轻轻一跃,脚尖着地,无声无息地跳下地面。
  正寻思着怎生溜出厅去找罗参的女儿,突然大门「砰」的一声被踢开,门外听得罗参一声长笑。成进暗叫声「糟糕」,不及闪躲,大队的官兵泉涌而入,手持刀枪,将他围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