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时间:2018-07-10 柳氏姐妹既然不说内情,文渊只有跟着她们前往京城,亲自去找呼延凤。姐妹两人带着文渊,来到了城西一所大宅院前。
  这宅院朱门铜环,建构气派,显是富贵人家的豪宅,文渊不禁一怔,说道:「你们云霄派上下,都住在这里?这不会太招摇了么?」柳涵 碧道:「不会啊,这是白师姐家嘛。」柳蕴青道:「白师姐有这么大的房子,我们当然住在这儿啦,有什么好招摇的?」文渊更是惊奇,道: 「白月翎姑娘的家?可你们云霄派远在天山,白姑娘她……她的家却在京城?」
  柳涵碧道:「是啊,白师姐的爹爹是我们云霄派东宗的前辈,他是从中原来投师的嘛,所以白师姐的老家就在中原,也就是这里啰。」柳 蕴青道:「之前白师姐自己跑来中原,就是想回家来看看,谁知道路上给那些四个不是人的人碰到,才会被捉住的。对啦,呼延师姐说那些不 是人的家伙都死光了,是真的么?」文渊苦笑道:「是四非人罢?确实是葬身大海了。」
  说话之间,已有僕人出来开门。三人踏进了大宅前院,文渊只听巧啭间关,放眼週遭花树,到处是许多鸟儿或停或飞,鸣啼阵阵,十分悦 耳。院中正有三名云霄派的女弟子嬉闹着,一见到文渊,突然都静了下来,神态颇为忸怩,匆匆躲到一旁,却又不时侧目偷看。
  随着僕人到了正厅,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人迎了上来,拱手笑道:「这位想必是文少侠了,幸会,幸会!」文渊还了一礼,说道:「晚辈 文渊,见过前辈。
  尚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那中年人说道:」敝人白嵩。「柳涵碧在文渊耳边轻声说道:」就是白师姐的爹爹啦。「
  文渊心道:「白嵩?啊,是了,曾听师兄说起,京城有一位」穿云雕「
  白嵩,武功名望都称得上一流人物,原来也是云霄派的门徒。「他知道云霄派男弟子都属东宗,可是昔日东西两宗血战,早已水火不容。白嵩身为东宗弟子,女儿却属西宗,如此处境,文渊不禁有些疑惑。
  他却不知,程太昊率众与西宗决裂之时,并非所有东宗弟子都支持他。
  东西两宗本有不少弟子结为夫妻,即使孑然一身者,又未必有意敌对西宗。
  是以跟随程太昊的,其实只有司空霸、狄九苍等部分门人,只因他们武功精强,意存反对的东宗门人也无力抗衡,若非战死,便是降服于 程太昊。事发之时,白嵩正好带着女儿回到京城,避过大乱。事后白月翎坚持回天山和西宗同门相处,白嵩也不满程太昊的作为,便即应允, 自己待在京城,不再与东宗有所来往。
  三人见过白嵩,柳氏姐妹便带文渊去找呼延凤。文渊这些疑问还没说出,柳氏姐妹便一句接一句地蹦出口来,到了呼延凤房门前,早替他 解释得清楚分明。
  柳涵碧敲了敲门,叫道:「呼延师姐,我们进来啰。」门后传出呼延凤的声音,说道:「进来吧。」柳蕴青把门推开,只见呼延凤独自坐 在房中圆桌边,以手支颐,正望着窗外出神,没向门口看上一眼,身上金色的斗篷光芒闪耀。柳氏姐妹分站左右,拉着文渊进来,柳蕴青接着 笑道:「呼延师姐,你看我们带谁来啦?」
  呼延凤心不在焉地转过头来,说道:「谁啊?」一转头,看见文渊,忽然间面露惊色,一下子起身往后跳开,惊声叫道:「文渊?你…… 你怎会……」文渊躬身一揖,微笑道:「呼延姑娘,多日不见了,别来无恙?」
  呼延凤呆呆地望着三人,脸上慢慢泛起一阵红晕,却一句话也不说。柳蕴青开心地道:「师姐,怎么样?我们就说一定会找到他的吧?」 柳涵碧道:「可花了好大的功夫呢。不过,师姐,你要跟文公子说什么,现在总算可以说啦。」柳蕴青说道:「对啦,师姐,我们可不可以在 旁边听?」柳涵碧用力点头,说道:「是啊,我们累了这么多天,多多少少让我们听一点嘛。」柳蕴青道:「就是嘛……师姐,你说说话呀? 」两人同时静了下来,望着呼延凤瞧。
  呼延凤听着两姐妹一搭一唱,脸色越来越红,身体微微颤动,一副侷促不安的模样,一听两人说完,忽然用力一拍桌子,放声大骂:「笨 丫头!谁……谁要你们去找他来的?」柳涵碧道:「咦,师姐,就是你啊。」柳蕴青道:「因为你说要找文公子,所以我们才天天出去找他的 啊?」
  呼延凤满脸胀红,骂道:「胡说八道,我有叫你们去找他了?出去!都给我回房去!」不等姐妹两人回话,便冲上前去,将两人推出门外,砰地一声甩上了门。柳涵碧和柳蕴青在门外面面相觑,同时摇摇头,心里全然的莫名其妙。
  文渊仍在房中,一切看在眼里,更加是看得莫名其妙。呼延凤一关上门,跟着便转过身来,低下了头,但仍双眼上瞄,紧紧盯着文渊,默 不作声。
  文渊甚感尴尬,一拱手,说道:「呼延姑娘,告辞了。」举步便往门外走去。
  呼延凤挡在门前,说道:「慢着,你上哪去?」文渊说道:「既然姑娘并没有找在下,不速之客自当告辞。」呼延凤道:「谁说我不要找 你?」文渊一愕,道:「是你刚才说的。」呼延凤侧过头去,脸色仍是微微泛红,说道:「我自己是有事找你,但是没叫柳师妹她们去找,不 可以吗?」
  文渊一听,不由得暗暗苦笑,心道:「简直强词夺理。」双手一拍,说道:「好罢,反正我已经来了,呼延姑娘有什么事,这就请说。」
  呼延凤回过头来,微微低头,一摆手,说道:「请坐。」文渊一怔,心道:「真难得,呼延姑娘会有礼貌起来了。」不过这话自然绝不出 口,逕自坐了宾位。
  呼延凤也坐了下来,拿起茶壶,斟了两只茶碗,却是一言不发。
  文渊见她神态迥异于平时,心里甚为疑惑,端起茶碗浅尝一口,等她说话。
  呼延凤却始终低头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文公子,对不起。」
  文渊又是一怔,道:「姑娘何出此言?」
  呼延凤仍是压低了头,偏过目光,说道:「我……我以前常常骂你,说你的不是,你一定很生气……」文渊道:「不会啊。」呼延凤抬起 头来,神情略带惊异,说道:「你不生气?」文渊道:「子曰:」恭则不辱,宽则得众「,被人骂了,不管对错,总得得先检讨自己。说对了 ,那就要改,要是说错了,那又何必生气?」跟着微微一笑,说道:「话是这么说,偶尔还是会在意,我的修养其实还不够。」
  呼延凤静静望着文渊,又低下了头,说道:「你不生气,那就好了。我的脾气不好,以后可能还会多得罪,希望你……你不要见怪。」文 渊听她口气,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说道:「这话怎么说?」
  呼延凤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拿了一团乌黑物事过来,说道:「这是本派东宗掌门的信物,叫做」天罗云翳「,你也见过程太昊用它。」 文渊道:「是曾见过,威力着实惊人。」呼延凤微微点头,轻声说道:「你……你能……收下它吗?」
  文渊心里一惊,道:「收下它?可是,这不是你们云霄派的宝物吗?」
  呼延凤又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是,只有东宗的掌门,才有资格用它施展武功。」她说到这里,白皙如玉的脸上又染绯红,默默低头。文渊见她今日几次神情扭捏,越发摸不着头脑,说道:「呼延姑娘,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呼延凤抬头望着文渊,轻咬下唇,像是下定决心,说道:「我希望…请你……请你出任东宗掌门。云霄派东宗,第七代掌门。」她说完这 句话,已然满脸通红,似乎说了什么极为羞人的话。
  文渊听了,心中大吃一惊,连忙挥手说道:「呼延姑娘,你可别开玩笑……」
  呼延凤急道:「谁开玩笑了?我……我……」顿了一下,缓缓低下了头,轻轻地说道:「我很认真的,请你……当东宗的掌门。」
  这件事来得太奇,文渊无论如何不能理解,说道:「我根本不是云霄派的门人,如何能当云霄派东宗掌门?」呼延凤身子微微一颤,道: 「你……你不答应?」文渊道:「我根本没有接掌东宗门户的理由,如何答应?姑娘若是想重整云霄派东西二宗,也该从东宗弟子中决定掌门 啊,比如此间白嵩前辈一辈人物。」
  呼延凤声音微微上扬,说道:「不是本派弟子,有什么关係?除了你之外,我不会让任何人当东宗掌门。」文渊摇头说道:「此事不合情 理。」呼延凤叫道:「哪里不合情理?」文渊道:「有什么理由,非要我当东宗掌门不可吗?」呼延凤急欲再说,一时却为之语塞,嘴唇微动 ,却说不出话来。
  两人对望半晌,呼延凤忽然面现怒意,猛地拍案起身,大声叫道:「不答应就算了!」转身直冲房门,一打开门,秦盼影正好来到门外。 秦盼影见她神情激动,不禁一怔,说道:「师姐……」呼延凤怒道:「走开!」伸手将她推开,奔了出去。
  情境乍然转变,文渊大为错愕,心道:「好端端地说话,呼延姑娘为何生这么大的气?」秦盼影走进房里,说道:「文公子,这……这是 怎么回事?我听柳师妹她们说你来了,想过来看看,怎……怎么会?」
  文渊歎了口气,说道:「我也觉得莫名其妙,呼延姑娘说要我当贵派东宗掌门,我问她理由,她就生气了。」秦盼影一怔,道:「啊,是 这件事。」文渊道:「秦姑娘已经知道了?」秦盼影道:「当然知道,这是我跟师姐决定的。文公子,你……你拒绝师姐了?」文渊道:「这 事情匪夷所思,我怎么想都不可能答应啊。」
  秦盼影轻轻一顿足,歎道:「唉,我早该过来的。师姐……她性子就是这么急,说不清楚。文公子,师姐请你当……当东宗的掌门,是别 有用意啊。」文渊道:「有何用意?」秦盼影道:「你也知道,本派是在天山创立,总所叫做什么?」
  文渊道:「嗯,时常听你们说过,是叫做比翼宫……」
  一说出「比翼」二字,文渊脑中突然一阵震荡,陡然间明白了什么,呆呆地站在当地。秦盼影低声道:「知道了么?」文渊心中愕然,说 道:「呼延姑娘她,她是……她对我……」用力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罢,她不是讨厌男人么?
  第一次见面时,甚至还要杀我啊。「秦盼影微笑道:」是啊。但是,要是师姐能够喜欢男人了,那不好吗?「
  文渊见她笑容中微有苦涩之意,登时想起她们两人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亲密关係,不禁脱口问道:「可是这么一来,秦姑娘你……」一 说出口,文渊立时后悔,赶紧摀住了嘴,心中暗暗懊恼:「多嘴了,这可不妙。」
  秦盼影脸上微微一红,轻声道:「你知道了?是……是华姑娘她们说的罢?」
  文渊支吾其词,说道:「这个,倒也不是……」
  秦盼影微一歎气,细声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去追师姐罢。她虽然容易发脾气,可是消气也很快,只是好面子,难以善后罢了。你跟 她好好说,她一定会把前因后果,同你说得明明白白的,毕竟你可是……」跟着面露微笑,说道:「起码师姐是不太讨厌你了,去跟她说说吧 .」
  文渊虽然听得尴尬,却也想弄清楚呼延凤心里打什么主意,当下点点头,道:「该当如此。」
  他走出房外,转出迴廊,便见到柳氏姐妹迎面而来。柳蕴青叫道:「文公子,你跟呼延师姐到底说什么啊?」文渊道:「先别说这个。有 没有看到呼延姑娘?」
  柳涵碧道:「呼延师姐刚才跑出去了。」文渊道:「去哪儿?」柳蕴青道:「不知道啊,我跟涵碧想问,可是师姐根本不理我们。我们追 出去,师姐又跑得快,转过一个转角就不见了,不知道上哪儿去?」
  文渊暗暗叫苦,心道:「呼延姑娘也不必跑得这样快啊。凭云霄派的轻功,这会儿不知跑多远去了。」当下出了白府,依柳蕴青所言转了 个弯,不见呼延凤蹤影。他左右张望,见到一家三层酒楼,灵机一动,提气纵跃,连翻三层檐角,在屋顶上放眼远眺。
  他向西望去,夕阳血红,大街上人潮往来,并无特异。转而往北,却见一处胡同中金光闪耀,一隐一现,却已没再移动。文渊看清位置, 呼了口气,说道:「不愧是金翼凤凰,才这一下子,跑得真远。」他跃下楼顶,穿梭巷弄之间,直追过去。楼中客人见外头一个人影倏上倏下 ,却是目瞪口呆,吃惊不已。
  文渊奔到那处胡同,见四周屋舍都空空蕩蕩,颓败不堪,却是几处废屋。呼延凤倚墙而立,见到文渊过来,也不说话,只胸口微微起伏, 似乎刚才急奔之下,尚未回过气来。
  文渊走上前去,说道:「呼延姑娘!」呼延凤把头偏开,冷冷地道:「做什么?」文渊拱手躬身,道:「秦姑娘跟我说了些话。先前我确 实没察觉姑娘的意思,若有得罪,还请姑娘海涵。」呼延凤身子一震,原本僵硬的肩膀忽然软了下来,转头看着文渊。
  文渊说道:「呼延姑娘,可以继续说刚才的话么?」呼延凤望着他,静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是我太急了,应该说完的 .如果……你要听的话。」文渊微笑道:「洗耳恭听。」
  呼延凤左右看了看,道:「这里没有别人,我就在这里说了?」文渊说道:「在哪儿说都无妨,看呼延姑娘的意思。」呼延凤微微低头, 说道:「我的本姓不是呼延,你不必这样叫我了。」文渊一怔,道:「是么?」呼延凤道:「我的本姓是」韩「,」呼延「这个複姓,是我为 了避难用的假姓……那也是从」韩「的首尾音韵拆开来的。」
  文渊道:「这么一来,姑娘不是叫做呼延凤,而该叫做韩凤了?」呼延凤轻声道:「是,这是我的本名。从四岁起,就没有再用了。今天 开始,可以用了。」
  文渊低声念道:「韩凤,韩凤。」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一位师伯、一位师兄是姓韩的,今天又多了一位。」
  韩凤说道:「姓韩的人真不少,是不是?可是我要找的那一个人,就是找不到。」说着抬头向天,似乎想着什么事,说道:「文渊,我想 请你当东宗掌门,有一个用意,便是想请你照顾我的师妹们。虽然东西两宗有别,但是仍属同门,掌门威信仍在。」文渊一怔,道:「要我照 顾……为什么?」
  韩凤说道:「我来到中原,救白师妹,对付程太昊,那是我们云霄派的公事。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我自己的私事,要找一个姓韩的人。「顿了一顿,又说道:」是我的父亲。这件事可能很危险,我不想牵连师妹她们 帮忙,必须一个人行动,所以要让她们有人照顾。「
  文渊道:「姑娘要寻父,有何危险?」韩凤默然片刻,说道:「我这个父亲,他……他的武功很厉害,这是我师父生前说的。」文渊道: 「嗯,这又如何?」
  韩凤望着文渊双眼,说道:「我四岁的时候,他想要杀我,还有我娘。娘是被他杀死的,现在我回来中原找他。」文渊一听,心中猛地一 惊,暗道:「什么人这样狠辣,忍心杀害自己的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