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第七章 情枷欲锁

时间:2018-06-13 算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内的第四次,少女坐在黑暗囚室的一角,很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不自觉地将雪白细嫩的双腿张得开开;莫名的空虚,让她忍不住将小手伸入两腿间,搔弄自己的下体;隔着棉质底裤,慢慢抚摸敏感的花蕊,唇间溢出的喘息逐渐急促。
  「啊……舒服……嗯嗯……」
  舒畅的美感快速地往身体各处流窜,羽虹索性把手伸入湿濡不堪的亵裤,雪白中指在肉缝四周的花瓣上摩擦,其余的手指则在花蕊上轻轻揉压。
  「啊……好棒……哦……」
  压抑许久的肉体慾望,在理性有意解放之下,一点一点地发洩出来,少女软绵绵地靠在墙上娇喘着,褴褛破损的衣衫半褪,半遮半掩地裸裎着娇躯,细嫩的手指放在自己小鸽般美乳上,怜惜宠爱地搓揉、掐捏;用指尖捏弄起那两朵蓓蕾,时轻时重地捻着充满弹性的乳尖,羽虹的呼吸变得杂乱且急促。
  「嗯……嗯……嗯……」
  粉红色的花瓣伴随着蜜浆滋润,散发出晶莹的水光,她纤细的兰指浅浅插入,沿着自己的花瓣开始上下滑动,馥郁的蜜浆不断地涌出。
  「嗯……嗯……嗯……」
  花瓣紧紧吸附住她细嫩的手指,她红润的脸蛋向后微仰,浑圆小巧的美臀频频向前顶耸,雪白的美腿张得开开,好让中指能更继续往里头探索。
  在下半身抽搐着获得满足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则是如癡如狂,揉搓自己娇挺盈握的胸部,本来粉红色的乳尖,也因充血肿胀的缘故,变得接近暗红。
  这些娇媚动人的景象,都被我一一看在眼底,虽然进度有些落后,但我仍为着羽虹的解放变化而满意。
  要获得力量,就必须付出代价,我是用这藉口说服羽虹的。比起那些承受肉体上非人痛苦,藉以获得力量的武者,她其实算是非常好运的,因为她只要积极开发肉体的敏感度,不但不痛,还会愉悦得失神,这种快活似神仙的修练方法去哪里找?
  当然,如果自己会这么想的话,羽虹就不是羽虹了。她对肉慾的恐惧与嫌恶,让她远比一般女性更难接受这种锻炼,但我却很乐见这种情形,因为一个恬不知耻的蕩妇,就像是被开发过度的煤渣,只有挣扎于理性与肉慾之间,在这样的反覆琢磨中,女体才能够成为光亮夺目的宝石。
  更何况,再苦的药,只要有适合的蜜糖搅拌,都能让人吞得下去,而我专门替羽虹调製出来的特殊蜜糖,其名字就叫做正义。
  为了得到足够力量,去守护自己所重视的东西,羽虹能够承担的付出与牺牲,总是令我歎为观止,真期待日后某一天,这个浑身燃烧着炽烈血焰的侠女,将会一面歌颂正义、诛灭邪恶,却同时在连续的轻微高潮中,被源源涌出的蜜浆尿湿了亵裤……
  「哈啊、哈啊……啊、呼唔……唔……」
  随着撩人的喘息声,少女全身轻轻颤动着,拚命想压抑住自己羞耻的叫声,但湿润的红唇间,仍是不时溢出恼人的淫秽呻吟。
  『咕啾、咕啾……』
  除了嘴里,羽虹胯间也传出了猥亵的潮湿水声,在她手指的来回搓弄下,清纯的白色内裤早已经染上了淫秽的湿润液体。
  「呼啊、啊呀、啊嗯……!」
  羽虹所发出的细微呻吟,就像是小动物的呜叫声一样。每当手指抚过自己的敏感带时,她就会发出充满情慾的嘤咛。
  「讨、讨厌……身体变得好奇怪……脑子里好像……都快空白一片了……」
  急促又口齿不清的声音,少女那双无神的眼瞳早已被泪水溢满,摇晃着金髮,在一阵又一阵的小高潮中,扭腰摆臀,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错了,你不该说讨厌,这样只会封闭自己的感官。你应该放开身心,接受这些感觉,不要去抗拒……这些高潮不是让你很舒服吗?那就用心去感受,抬起你的手、张开你的大腿、摆动你的屁股,去让自己更舒服,这样你就会更快活……」
  用轻柔得彷彿催人入眠的声音,我不断对羽虹进行唆使,让她将这些话深深烙印进肉体,变成她自己意识的一部份。
  进行这些工作,无法一蹴而成,幸亏我甫抵火奴鲁鲁岛,就对羽虹进行调教,一点一滴将她的肉体调整,现在才有办法利用短短几天之内,用密集调教作加重处理,在她本人自愿配合下,提早催发出最后的效果。
  看看目前的进境,羽虹已经与身在南蛮的时候相仿,会用很熟练的动作自慰,当高潮一波波来临时,她很畅美地颤抖接受,发出小猫叫春似的撩人呻吟;渐渐地,被开发得灵敏易感的肉体,不再能满足于指头的单调抚慰,已知人事的羽虹想要更多。
  好几次,羽虹在自慰到高潮后,颤抖着雪白的粉臀,轻轻扭腰,用朦胧迷醉的眼神望向我;那个眼神我很熟悉,她并不是把我当仇人,而是单纯看做是一个男人,一个可以满足她饥渴肉体的雄性。
  这眼神令我满意,但我却残酷地视而不见,这自然有我的理由。
  我并不是暴露狂,也无意以调教师为职,所以整个工作的过程,就只有阿巫能够透过魔法镜面目睹;另一方面,这也是向他交换秘密情报的筹码。
  「约翰,你真有一手!在娜丽维亚的时候,我只知道你会调春药,想不到你玩弄女人也这样有本事,喂,我过些时候打算在东海再开一家妓院,你来入股吧。」
  「入股?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你也说得出口?够义气的就直接配干股给我,如果不讲义气,那就什么都别说啦。」
  「那有什么问题。你先帮我干掉幻僧老妖,到时侯你佔两成,一毛钱都不用出,还把那老妖几个私生女的初夜,优先让你一个。嘿,你定力真好,囚舱里那小妞儿叫得又媚,屁股扭得又骚,你居然忍得住,动都不动她一下。」
  「你懂个屁!我是在装重伤者啊,一个重伤者还可以生龙活虎爬起来干人,鬼才相信有这种事!而且,我这招叫做拉弹弓,现在我把她绷得越紧,弹射出去时侯的威力才会一发不可收拾。」
  「……太深奥了,我很难懂。但刚刚看你玩那小妞的时侯,我险些就射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情形就如我对阿巫所言,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适度引导压力来加快进程。
  一方面,阿巫的船舰即将与天海幻僧会合,对于我退退没有準备好刺杀计划,颇有微词,开始催促起我的进度。呵,看他渐渐失去耐心的样子,我可以打包票,若我再不快点作些成绩出来,我这位总角之交可能会克服心理恐惧,把我们这一男一女杀的杀,奸的奸。
  一方面,我也把压力传达给羽虹,告诉她我们即将与敌人主力会合,天海幻僧曾经见过她,如果不能尽早回复力量,突破身上的封锁,到时侯肯定结果悲惨,她将与姐姐在对女性形同地狱的情形中相逢。
  羽虹身上的封印是我所设,凤凰血已经将她的伤势痊癒大半,只要我解开封印,她随时可以回复力量,但我却故意让她以为是黑龙会下的手,这样子施加压力,因为她如果不能够提升实力,凭一己之力突破封锁,那我们狙击天海幻僧的计划仍大有风险。
  不过,在阿巫船上几天,我也意外得到了一些见识。
  海上航行,偶尔会看到一些连船而成的人造陆地「浮舟」。东海的海流迅速而诡异,论起对海流的掌握,就连生活在水面下的人鱼族,有时侯都比不上这些靠海流讨生活的浮舟海民。
  阿巫遇到他们,就用一些日用品与粮食交换海流情报,看双方熟门熟路的交易模式,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令我由衷好奇,这些承受不了黑龙会暴政而亡命海上的海民们,为何对黑龙会的士兵一点愤恨都没有,还倒过来与之交易呢?相较于我与四大金刚到浮舟购物,报上反抗军军阶后,险些受到攻击的待遇差别,我还真是弄糊涂了。
  「哦,你说这些烂泥啊……抱歉,你可能不懂,人在岸上就是土,离了土到海上亡命的人,会被本地海民看不起,就称他们为烂泥……其实不论海上陆上,这些东海人没一个有骨气,根本全是一滩他妈的烂泥。」
  做完交易的阿巫向我解释,「把他们逼到海上来讨生活的,是黑龙会没错,但常常来抢劫他们的,却是那些反抗军。一个是远敌,一个是近仇,这些烂泥个个都是有今天没明日的短视,你说他们比较痛恨哪一个?」
  反抗军起创时,物资维艰,如果硬要到黑龙会势力内的陆地调集军资,太过冒险,一旦发生硬仗,死伤必重,所以只好抢劫这些三不管地带的浮舟,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但最近环境转好,补给物资充裕,应该不会再来抢劫这些苦哈哈的海民了吧?
  「尝过血味的狮子,难道还会改吃素吗?约翰你别逗了。李华梅想做清官,但她不能让底下所有人都跟着当清官啊!多少年都是这样过来,抢也抢惯了,突然之间说不抢,换做是你,你会听吗?号令全军不抢劫,那反抗军一定要散伙了。」
  阿巫哈哈大笑,以旁观者的角度,说了些心得,「其实一个地方被暴政统治,当地人真的是完全无辜吗?你看看这些烂泥的态度和选择,活该就是被人肏的,叫他们烂泥还是抬举了,换作我是龙王陛下,我也想千秋万世统治这里啊。」
  这些话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在我们航行的一路上,偶尔还会有人鱼族靠近,提供情报传递,或是进行卖春交易。
  之前我在内陆的时侯,听到反抗军的相关消息,其中就常常提到人鱼族与反抗军并肩作战,因为内陆的人类对东海海民搞不清楚,只知道有个人鱼族,所以听到人鱼族与反抗军同在,就会认为反抗军深得当地民心,可是就我自己所见,人鱼族似平也与黑龙会同在!
  愿意与反抗军结盟作战,在战场上牺牲殉死;愿意以黑龙会士兵为对象,摇动雪白的屁股卖春。这两者到底哪个代表性高一点?我实在很难判断,但是身为一个兽性多过理性的男人,我想我还是加入黑龙会比较有搞头。
  「东海很多种族都是这样,表面上是分成两派,一边帮助反抗军,一边帮助黑龙会;但其实两派都是同一派,这样子不管哪边得势,族群都能够继续繁衍下去。」
  在阿巫的狂笑声中,我觉得有片一直笼罩在我眼前的浓雾散开了,这才是我所熟知的战争世界!这才是我所熟知的常理!个把月来在反抗军中所感觉到的那种怪异,现在全都拨云见日,完全明朗化了。
  原来,是因为我只用反抗军的角度去看事物,自然将许多矛盾合理化,但是如果转用黑龙会的眼光来看,事情还有很多的解释。
  (原来如此……)
  这一刻,我忽然强烈期望知道,不晓得如果跳出了黑龙会与反抗军的视野,跳脱正与邪的对立,单纯问夹在两者之间的那些种族、那些真正的海民,以他们的角度来看,会得出什么结论?
  (不过,这种说法只能说说而已,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的,至少那一群为着满腔热血,自动跑来东海当义勇军的侠者、骑士们不成……)
  还有我身后舱房中,那个为着「正义与公理」,正在拚命娇喘自慰的羽族少女,相信她也绝对接受不了这种观念。
  但……接不接受都好,事实只有一个,不会因为人们接受与否而改变,只是看人们怎么去解读它而已。
  人鱼族的女性,在火奴鲁鲁岛上我只见过她们持鱼叉下海作战的英姿,听说在李华梅的身边,就有一队纯由人鱼族组成的女性卫队,长年跟着她南征北讨。
  但我所不知道的是,当她们放下手中鱼叉,脱去身上的裹布劲装,摆动起长年游水锻炼出的流线腰肢,那股深得海洋灵气的艳媚,竟是如此动人,丝毫不逊于大地上以广出美女着称的狐族。
  令人欣羡的香艳,但我却无福消受。一来,自从连续与阿雪、月樱、羽虹发生过关係后,自己在性事上变得挑剔,对普通的嫖妓不感兴趣;二来,随着我们即将抵达公园岛,我听说那边的暴风雨天险即将被破,攻势很快就会开始,我也要开始作些布置。
  阿巫照我的要求,会特别延退到晚上才抵达公园岛,但正与部下在船舱中享受人鱼族美女艳宴的他,并不知道我的真正打算;与虎谋皮,还想平平安安撤退,那也未免太没有警觉心了。
  囚室里,羽虹努力趴伸着身体,两手被锁链长度限制在背后,用一个尴尬的俯趴姿势,螓首埋在我胯间,不停的前后活动着,垂下的金髮把她脸颊遮挡住,间歇露出因为情慾而泛红的娇颜。
  在得不到发洩的苦闷中度过三天,羽虹的理智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整个身心都渴求男性气息的她,与中了精液毒瘾的羽霓一样,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而我故意製造机会,终于出现了现在这个场面。
  在锁链的範围限制下,羽虹竭力低垂着头,含舔着肉茎的前端,让肉菇在口腔内壁上摩擦几下,然后吐出口外,伸着舌头在肉茎上舔舐;急切的眼神,期盼着更进一步的接触,但手足都被锁链绑住,不管她怎样摇着结实的小屁股,用潺潺蜜浆表现下体的骚痒,都只能勉强用口舌填补慾望。
  红润的小嘴微启,羽虹把涨得紫红的肉茎前端,一点点地吞噬,牙齿不断的刮弄着肉菇的稜沟,舌尖拨动着酸楚的马眼;我望着肉茎在羽虹嘴里慢慢吐出又吞进,下体充满了沸腾的血液,肉茎前端早已涨成了颗巨大的蘑菇。
  仍在假扮重伤者的我,观察羽虹的混浊眼神,认为时间点差不多了,再判断耳中听到的浪涛声,咬着牙一闭眼,白浊精浆猛地激射而出。
  娇媚的陶醉呻吟中,羽虹混浊的眼神一下子回复清醒,吐出口中肉菇,剧烈地咳嗽,把入口的东西混着唾液吐出,一抹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淫靡地在唇边拉出痕迹。
  「唔!」
  被口舌慰藉中和欲焰的凤凰之血,形成一股暖洋洋的强烈热流,瞬间窜走过羽虹的四肢百骸,冲破所有箝制封锁,连串骨爆声在剎那间响起,一度消失的力量再次涌现,甚至犹胜之前,在羽虹意识到的时候,她双臂已经轻鬆扯断铁链,跟着一下抬腿,两声清脆断响,脚上的铁链也被拉断。
  脱去束缚,回复力量,羽虹露出複杂的眼神,抹去唇边的白线,过来将我扶起,离开囚室。
  幸亏我早有準备,不然这时近距离肌肤相亲,要瞒过羽虹可真是不易。离开囚室后,我藉口有重要东西被没收要取回,指引她穿过人最多的宴会厅,路上悄没声息地杀掉几个倒嵋鬼,到了下一层船舱的道具室,破开储物箱,找到那个包袱,取出我为她準备的衣服,要她换上。
  听说是我特别为她订製的衣服,羽虹显得很吃惊,或许……还有几分怀疑吧,但情形由不得她考虑,因为几天的囚禁生活不曾沐浴,身上那套残破衣衫污秽不堪,连白色亵裤都被淫蜜一再打湿,不但泛着污黄,还散发浓郁的淫秽酸香。
  打开包袱,抖出那件新装,一道浅浅流动的魔法能量,瑰幻成彩,但羽虹却对袍服的款式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种衣服怎么能穿?」
  「上头的魔力能量,你自己也感觉得到,穿上它,对你只有好处,你就再相信我一次吧。」
  女子好洁,在这动力的驱使下,羽虹终于还是当着我的面,脱下身上的破烂衣裤,把包袱中那件丝袍给换上。
  丝袍是比照武斗服的形式裁製,但设计的理念却是「半件衣」,当初织芝开始製作时,还反覆向我确认是否真要如此。
  所谓的半件衣,就是这件丝袍的布料只用到寻常一半。裸露出大片的肩头与粉背,胸前雪乳只遮盖住上半部,露出奶白的下缘;配件的蕾丝长袜,只有左腿,右腿肌肤无遮接触空气;袍子前方只过腿根,后方虽然有着长长的火红下摆,但在屁股的位置却刻意作锯齿状剜空,让肥肥白白的双臀成为视线焦点。
  香艳而大胆的暴露剪裁,为的是能够在战斗中充分散热,不成为负担,至于敌人会否看傻了眼,因而被一掌毙命,那就是附加的意外效果。
  羽虹应该能了解这层用意,而且当她把袍子穿上后,立刻体验到这件价值连城的武斗袍,其特异之处。由昂贵冰蚕丝所编织、裁缝,普通人穿上去可能会被立刻冻僵,但是从羽虹的表情来看,袍子上所散发的寒气,轻抚着她火热的肌肤,说不出的舒服受用,或许她离开南蛮至今,从没有这样清爽过。
  我冷眼旁观,换上武斗袍的羽虹,较诸不久前囚室中的萎靡模样,已再次散发着她应有的美丽。
  及肩的柔髮,简单束盘成二团金色的太阳,露出白皙的后颈和大片的双肩;只遮住上半部的白嫩胸口,一双鸽乳也显得更为圆润称手;天生纤细的腰身不变,但是干扁无肉的小屁股,却变得浑圆挺翘,虽然还不像阿雪那样肥白多肉,但配合起羽族美人最骄傲的特长细腿,所产生的视觉效果,就像是一个青涩的小只果长大了,变成了一个鲜红、娇脆欲滴的大只果等人採食,从骨子里透出任君摘食的气息。
  玲珑有致的身材,露出半颗的圆滚雪乳,若隐若现好不诱人,小巧翘挺的美臀在我面前摇来晃去,看得我热血沸腾,对羽虹的美丽起了反应,不去怕她以后来杀我,也不去顾虑风险,只是单纯想要佔有,想要彻底把少女的身心拥有在手中,忍不住伸手抱住她的纤腰。
  突来奇袭,羽虹被我吓一跳,我双手顺势往上,搓揉她那对32B的鸽乳,吸舔着她小巧的耳垂。
  如果是比武功,羽虹有足够的力量挣脱与反击,但她极度敏感的肉体,如今就像是乾燥而高温的木柴,只要碰着一点小火星,马上就不可收拾地燃烧起来,特别是当我告诉她,这是让她完成最后突破的过程后,羽虹扭动娇驱,微微挣扎,却没有剧烈反抗。
  「这里……这里会有人发现……」
  这个顾虑没有说错,隔几个房间就是宴会厅,那里正有上百士兵在荒淫作乐,附近走廊上人来人往又很多,如果我们在这里发出什么声音,被发现的可能性确实很高,但我却对这个危险视而不见,趁羽虹仰起了小脸时,在她的柔唇上猴急一吻,跟着便将遮住她胸口的丝绸推高,那对圆润小巧的雪乳,像对小鸽般弹跳出来。
  我二话不说,动作敏捷得不像个重伤者,双手托起她浑圆的鸽乳,爱抚搓揉,羽虹浑身酥麻,小嘴间歇地哼着「嗯……嗯……」,如电快感令她浑身娇软无力,瘫软在我怀里,任我摆布。
  「不是说怕被人发现吗?少拿这烂理由当藉口了,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你的枕边人,别忘了,你的力量来自于情慾,只有不抗拒情慾,你才能发挥真正的力量……告诉我,你的乳尖什么时候变硬的?不是现在才硬起来的吧?」
  我左手缓缓拉起羽虹的下摆,没有亵裤的遮掩,稀疏的金黄嫩草立时露了出来。金黄色的嫩草间,隐隐约约露出一道嫣红嫩缝,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还有这些水呢?什么时候开始流的?是你一面换衣服,一面就开始流水了吧?为什么换衣服就会流水?为什么你会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回答我啊!」
  我用手指拨弄早已湿糊不堪的花瓣,在少女耳畔说道:「还不承认吗?其实你根本就想要我看你的裸体,因为你已经是个喜欢暴露自己,越是有男人看你,你就越兴奋,越浪得流水的小淫女!」
  被我说破心里的秘密,听见「小淫女」三个字,羽虹的反应相当激烈,一面摇头,把绑好的髮束摇散披下肩头,眼神瞬间如同蒙上一层薄雾,微薄的小嘴微张,似乎想羞惭地抗辩,但被我抚弄在掌心的柔嫩花谷,却以倍于之前的渗水量,疯狂流出淫蜜,反应着主人此刻的肉体愉悦。
  「对不对?小淫女?你这个又骚又浪的暴露小淫女,现在整个身体都给我看光了,有什么感觉?」
  「我……我不是……我不是淫女……」
  「不是吗?那小心辛苦得来的力量,毁于一旦喔!」
  我口中说话,右手摸在羽虹的三角花谷,轻抚着如丝如缎的柔嫩肌肤,拨开湿润的金黄细草,手指缓缓插入湿润花谷,几下搅动,不堪撩拨的羽虹便发出一声声高亢而尖锐的迷乱呻吟。
  「嗯……嗯……不要……」
  这个房间并没有隔音设备,羽虹娇媚的高亢哼声,很快就传了出去;几声之后,我听见外头传来一阵人声骚动,该是有人察觉到这件事了。
  连我都发现了,但武功远比我高的羽虹却恍若未闻,沉浸在情慾的浪潮中,满脸晕红的表情似羞似喜,真是艳媚动人,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我耳边,呼出的如兰香气弄得我耳朵痒痒,裤裆中的肉茎早已硬直得老高,隔着裤子,抵在羽虹毫无遮掩的光裸嫩臀上,来回摩擦。
  「那边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嫖妓只能在这里吗?谁搞到隔壁去了?」
  「没可能啊!十二名人鱼族的婊子全都在这里啊!」
  「浑蛋!那个谁谁谁,你带人去隔壁搜查看看,到底是怎么搞的。」
  阿巫的叱喝混合吵杂人声,迅速往这边靠近,羽虹像是察觉到了这些,挣扎着想从我身上离开,但我见状更是加倍地挑弄她,从后头搂住羽虹的纤腰,得寸进尺地把手指沿着臀沟,伸进羽虹浑圆翘挺的美臀,重手挑逗她沸腾的慾望。
  「是从道具舱传来的!大家过去看看!」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羽虹意识到情形紧急,一再试图挣开我,但被我灵巧揉弄她粉嫩花瓣上的小肉芽,全身如遭电殛,只能发出丝丝的喘气声,娇软得使不出一点力气。
  「怕什么呢?小淫女你应该很高兴啊,等一下有那么多男人来看你发骚,你一定会兴奋到高潮的。」
  「嗯……嗯……不要这样…」
  似乎知道这将造成的转戾性变化,少女泪眼哀求,却被震耳的如雷脚步声响掩盖,情急之下,香躯更像是发疯似的在我怀内颠动;我眼见机不可失,在大批士兵破门而入的声响中,肉茎挣出裤裆,往羽虹花瓣的细缝里硬塞进去,熟门熟路地进入了肥美多汁的花穴,破去了她最后一丝理性矜持。
  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地被强行插入的少女抬仰起头,发出一声凄厉欲绝的尖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