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五章 空姐侍慰

时间:2018-06-12 看着身旁被我操得失神落魄,里外都已蹂躏个遍的玉女段婷婷,我心里暗笑,收拾这些青春靓丽但内心单纯的美人儿说来很简单,施暴也是一种手法,曾经沧海难为水,被我爆奸得屁眼儿生疼、小腿肚儿打颤再加上满嘴精腥味儿尿臊味儿,其中滋味无比诡秘且邪恶,但那种坠落地狱后再获新生的极致快感,又岂是旁人所能了解和体会的?
  如果今后的生活中少了邪恶且有些变态的我,对婷婷来说也许反而难以适应了,毕竟,她再也无法过平常人那种单调的性生活了!
  孔子曰,「食色性也」,换句话说就是「食」与「色」是做为人的两种天性。说实话,我不得不佩服孔子他老人家,简单四个字就道出了我这类男人的人性本质,说明了我们的人生真谛。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网上将男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好色的,另一类是十分好色的,像我四五岁开始,对男女两性刚刚开始产生朦胧的感觉,便对美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欣赏并且常常为之着迷,我想自己应该属于那种被人称为「十分好色」的一类人。
  记得当时看到一张《红色娘子军》电影海报,美女的头像和上半身被某好色人士给撕下请走了,只剩下一个角了,但那个角上赫然是女主角琼花那双美丽诱人的裹在深棕色腿袜里面的芭蕾长腿,盯着这双美丽长腿,我偷偷喜欢上了这个女主角,现在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了,但这双勾魂美腿永世不忘的;然后又暗恋电影演员方舒韩月乔娜仁花之流,将她们的头像贴在卧室床前,床头放几本《大众电影》,每日临睡前必细细翻看玩味一番,否则绝难以入睡;再往后……我可能属于那种特别喜新厌旧的人,一二年就换一个角色,有过多少梦中情人,已经记不清了。
  到飞龙以前,我对美女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见美女就想在她的石榴裙边转来转去,但自己条件实在太差,怎么都难以得到美女们的垂青。
  不过现在条件好了,自己喜欢的标準也固定下来了,但男人嘛总脱不了「多情种子」,喜欢各种不同类型的美女,有时特喜欢清纯憨美的,有时又喜欢性感靓丽的,还有时喜欢具有那种成熟女人味道、历经人生沧桑而风韵犹存的美人儿,就这么着前前后后,家里收了姬妾四五房,这几天又刚收用了叶锋和婷婷这两个天龙出身的俏丫头。
  回想起来自己不仅一日离不开女人,几乎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女人,吃饱喝足后便饱暖思淫慾,不尽情羞辱狎玩几个漂亮女人心里就觉得特过不去似的。
  西方哲学家西儒霭理士这样分析说:「食色两个冲动之中,就其对个人的不可须臾离开的程度而论,饮食或营养自是关係重大,但性的冲动之于生命,以常态论,既极其错综複杂,以变态论,更可以趋于支离灭裂,不可究诘。所以它所唤起的注意,往往要在饮食之上。饮食是比较不可须臾离开的,而性慾则比较有间歇的;饥饿的驱策虽也有程度之殊,但其暴烈的程度每不如性慾之甚;饮食是一个人单独可做的事,而性慾的满足有待乎另一个的反应与合作,这些也未始不是它所以能唤起多量注意的原因。」
  所以男人需要女人,更确切地说:更多的时候男人是需要女人的身体。至于男女性慾的差别,性学家早已指明男人的性慾可能因漂亮的脸蛋,可能因善睐的明眸,可能因飘逸的裙裾,可能因高耸的乳房浑圆的屁股,甚至于一双妖冶的黑色长丝袜或妩媚性感的细高跟鞋而一跃勃发,女人的性慾则显得「姗姗来迟」。
  也就是说男人「很想要」的时候女人还「不想要」或「不太想要」。男人便蛮不讲理雄风一展「一定要要要要要要要!」于是男人大多就不怎么照顾女人情绪了,于是男人便将女人当成了洩慾的工具。
  「女人都是男人的洩慾的工具」,这话虽然难听,但却是事实。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好色的还是十分好色的,哪个男人不是充满了慾望呢?既然是充满慾望的,那么一定就要有洩的渠道,而女人恰恰就是男人洩慾工具。
  也许有些女人会说,我的男人爱我,我的男人不是拿我做洩慾的工具。其实这只是一种掩饰。因为谁可以分清楚那些是洩慾,那些是爱呢?也许本来的面目就是洩慾以后的爱或爱以后的洩慾罢了。也许有些女人会说我才不允许男人通过我洩慾呢!其实这也只是一种掩饰。这只不过是说女人情愿让这样的男人通过自己洩慾,而不愿让那样的男人通过自己洩慾罢了。
  有个女人梦见一把便壶却做成花瓶状,释梦结果是指女人是男人的工具,白天可做花瓶当摆设,夜里可作淫具供男人洩慾。在可爱的旧社会里,收丫鬟是全民运动,大家族买丫鬟都挑漂亮的买,为啥要漂亮?还不是白日里伺候主人家,而晚上又可以给大老爷小少爷暖床洩慾用,有俏货压在身子下面,谁还愿意搂丑的呢?
  所以说女人如花;男人非但喜欢插花,而且喜欢摆花。换言之,不管是政治花瓶也好,社交花瓶也好或商业花瓶也罢,男人将女人作为一种洩慾对像的同时,其实也是作为装饰品来对待。例如:一。皇帝的三宫六院;二。有钱淫的三妻四妾;三。老闆小蜜四。时装模特五。迎宾小姐六。礼仪小姐七。伴游小姐八。争娶演员空姐模特等漂亮女人九。为妖艳风骚的浪妞婊子争风吃醋十。杂誌封面搔姿弄首的女明星等……
  有的人想找个花瓶来显摆,有的人想找个工具来洩慾,有的人想找个才女来交流,不同的选择,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人生的成就。以上所举非但有实用性更有装饰性,像卖狗肉的要挂只羊头,拿女人做装饰品,名义上总是堂而皇之的。
  我拿起胡乱扔在后座上的《江陵日报》,突然被一条消息吸引住了,其标题是~~消费「地球小姐」,白天是选美选手晚上穿泳装陪酒。
  被誉为「绿色选美奥斯卡」的地球小姐世界大赛,是世界上惟一的一个以「绿色环保」为主题注册的国际顶级选美赛事。但是,八月十六日,参加在南京举行的华东赛区总决赛的三十名妙龄女郎,白天是决赛选手,晚上被赛区组委会安排进世纪缘大酒店,肩披「地球小姐」参赛锻带,供客人现场「选美」,为客人提供陪吃、陪喝、陪聊服务,甚至穿泳装陪酒。
  浑身短打扮的年轻女孩,在酒店大堂,站成三排,周围则有几十号住店客人评头论足。大堂经理说:「请自己挑,看中哪一个跟我们说,让她直接去你的包间。这些『美人鱼』随你点杀,每人最低消费十五百元。」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平日里只能从电视荧屏上欣赏到的遥不可及的美艳人儿,竟然降落凡尘,成为酒店包间里任由客人「点杀」的「美人鱼」,可想而知,会引起怎样的「抢购狂潮」。据报道,这天晚六时,酒店门前的车辆已排起百米长队,按酒店服务生的话说「客人一窝蜂地来了」。儘管包间价格比平时疯涨,可不到半小时,这些「地球小姐」就被食客们「点杀」完毕,其中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的七名管理层人士一口气点了六名「地球小姐」,剩下的客人只好苦等这些女孩陪完第一轮再翻檯陪第二轮。
  文章认为,时下,此起彼伏的「选美」,不管加上什么「文化素质」作佐料,最后总要把人们的眼球引到女性的胸部、臀部与脸蛋上,不过在美女经济快速膨胀的当今时代,选美大赛名目繁多,你方唱罢我登场,呈现出竞争白热化的态势。但这种「选美」又会把天真烂漫的女孩往哪儿引?
  虽然是文明社会,但这些花中选花选出来的漂亮女人居然成为了取悦男人的对像,更被当作玩物、花瓶、甚至消费品。「让选手陪客」表明,主办者开发选美比赛经济价值的手段无所不用,已经向利用参赛选手身体价值这个目标直奔而去。无疑,这种「捞一把就走」的做法,是选美经济的本质性堕落。
  我和坐在身边的月琴议论起这件事情,谈着谈着,两眼放光顿然有些心驰神往起来,不禁流着口水说,「我要在,也去点杀一个!」
  「呵呵,恐怕不只一个,要点杀几个甚至将整个地球小姐队伍连锅端哦!」月琴笑盈盈看着我,打趣地说,「我就知道,你白秋是个死赖皮!」
  「说哪些干嘛,其实月琴,对了,你长得这么漂亮,腿又白净修长,如果妆化得艳一点儿,再穿性感时髦点,我看比什么地球小姐也差不了多少呢!」我打趣着身边的骚妃月琴起来,怎么看她都是个绝对的尤物,我的直接下属兼洩慾工具,纯属个人财产,这么靓丽动人、风骚性感、魅力十足的女人不去参加选美,也是种资源浪费啊。
  佛曰:「淫慾不断,尘不可出。常行于淫慾,未曾满足时。如渴饮鹹水,终不能除渴。爱慾亦如是,终无有满足。如火焚草木,无有厌足时。」
  我其实就是这样,自己的慾望并没有在屡次的洩慾之后得到平息,反而愈发高炽,而且现在越来越感觉时时离不开美女的侍奉了,这些女人明里是衬托我财势的花瓶,暗地里是自己的洩慾工具,在需要时用她们来发洩一下。不过,这些女人作为我的禁脔是绝不能做别人花瓶的,对于美女我向来都是怜香惜玉地,完事之后决不捨得遣散或是送与他人,这样日积月累就几乎可以拉起一支队伍。
  我想到了一个绝妙地计划~~成立一支女子侍慰队,在我的后宫负责服侍和安慰的工作,以后新收房的女孩子们都可以归入并壮大充实这支女子侍慰队,这样既可解决眼前这些天龙佳丽的出路,又可随时消除我淫慾日炽的烦恼,当真是一举两得的奇思妙想。
  想到几位美女如一只只小鸟关进金丝笼子里一般,住进一处豪宅别墅里当我的「二奶小妾」、当我的花瓶兼洩慾工具,有的醉生梦死、浑浑噩噩,有的高雅冷傲、蔑视俗世,她们在一起将会演绎出怎样的一幕幕奇异纷扰的杂剧啊!
  不过以前摆弄过一支「白马模特队」,现在今非昔比了,这支新拉起的队伍不应该再叫「模特队」这样的名字了,显得俗气且毫无新意。
  细细想来,我决定让身边的月琴出头为我组建这支隶属于繁花药业的美女队伍,乾脆就叫空姐队或者仙女队,对,今后随着美女人数的发展和质量的提高,凭藉着激情与梦想的力量,凭借独一无二的开创精神和专业素质,我还可以创建出全中国第一支私企美女队系列~~「繁花空姐队」(仙女队)、「繁花白领队」(娇蜜队)、「繁花礼仪队」(花瓶队)。
  我们要以「帮助女性实现理想,促进服务事业和个人发展」为宗旨,以「提高女性修养,促进女性创造社会财富,带动服务产业和消费,扩大繁花知名度」为目的,为飞龙龙腾天龙以至江陵到全国的现代美丽女性提供广阔的内部交流及个人发展平台。
  她们青春,美丽;她们妩媚,时尚;她们充满活力;她们引领潮流;这样一群身着漂亮制服的美女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们,会让我的世界燃烧起激情并实现我极致的洩慾梦想。
  首先,让云凤的蔡经理张罗着给这些美丽的空中乘务员準备好几套国内各大航空公司的空姐制服,像国航、东航、川航、厦航和江南航什么的,而且还要对整套制服按我的口味和方便玩乐的要求,进行富有特色的改进和穿着。
  例如空姐帽要更俏丽一些,丝巾要更柔媚一些,马甲衬衣要更丰挺一些,制服裙更短更性感一些,丝袜中增加黑色勾魂长丝和淫蕩渔网袜,而高跟鞋的头更尖跟儿更细,上半身维繫着空姐的高贵和优雅、端庄和俏丽,供我美美欣赏,而下半身则揉合进一些婊子的轻浮放浪与风情万端,任我细细亵玩,这简直可把男人撩拨得发疯抓狂。
  然后让这些漂亮女孩子们身着空姐迷你短裙的制服姿态,展示自己美妙腿线,排列成队来伺候我,正如那仙女下凡般非常的吸引我的眼球,让我感觉到春天的气息将永远伴随着我,让这些不落凡尘的性感制服美艳人儿天仙美女们陪着我双飞三飞以至群飞,至于制服上的白衣天使护士装、雪白婚纱新娘装、靓丽白领套裙装、性感新疆舞孃装什么的,更可以纵向比对横向发展,还不是根据我的审美随我安排、尽我享受啊。
  像我我身边的性感侍女、爆乳女郎天龙叶子楣叶锋,元旦后就没怎么去天龙食堂上班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不过她也没闲着。我用心浇灌培养着这朵娇花,叶锋体健身高貌美,但毕竟来自于乡村还带些泥土味儿,虽然清新但多少有些俗气,便让玲玉这位气质甜歌星教她美容化妆,君红这名妖艳骚舞后教她时髦打扮,月琴教她床上床下千娇百媚,璐瑶教她察言观色贴心侍奉,这么下来没两天气质打扮都上来了,一名时髦靓丽的性感都市丽人脱颖而出。
  所以,针对这支专门为我服务的空姐队,我计划安排江南航前空乘组长潘莉对她们进行空姐礼仪指导,接着我的四大妃子轮流上阵,雅妃玲玉教唱歌谈吐和化妆首饰,艳妃君红是舞蹈训练和穿着打扮,淫妃璐瑶则是内衣风情和贴心服侍,骚妃月琴离不开的妩媚挑逗和风骚床技。
  暗地里又从正规美容学校请来老师教这些漂亮女孩子们学习保健按摩,都是正规指法,然后就让她们在我身上交作业,这样一番功夫调教下来,比外面的所谓保健按摩实在是强太多了,这么些个年轻性感美貌异常的惹火尤物空姐侍女轻揉慢弄地精心服侍我,光正经按摩下来就感觉飘飘欲仙的了,更别说抚笛吹箫、浪臀轻摇、阴毛刷牙、大奶推油、毒龙仙酒这些花活儿了。
  在数不胜数黄书黄片的指导下,在君红月琴这些淫娃蕩妇妖姬艳妾们的言传身教下,在我无微不至的言传身教用心关怀下,相信繁花空姐队的女孩子们的进步将会是一日千里。
  当然,首先空姐队的人一定要选好,这次的选拔真正做到「用好的作风选人,选作风好的人」,选入空姐队的女孩子们肯定不能「唯才是举」,绝对要「以貌取人」了,按空姐的标準来选美,一定要长得很漂亮很高才行,所以身高必须不低于十六二厘米,外貌必须青春靓丽娇媚动人,眼大迷人,嘴小温柔,奶挺诱人,臀翘撩人等等。这些仙女们不仅人漂亮,她们的腿还需又白又修长,这样穿着性感黑色长丝袜和黑色细高跟鞋以后才可以拉出漂亮迷人的腿线出来,毕竟她们是我这个有钱淫的贴身玩物啊,而且繁花空姐队的姿色和质量水平也代表着整个公司的形像。
  如今是「学得好不如干得好,干得好不如长得好」的时代,只要进了空姐队,这些个就算我白秋的女人了,自然在经济待遇上让她们有突飞猛进飞黄腾达的感觉,因为女性的美是很珍贵的,而我建立这样的空姐队伍的实质是将繁花的美女们物化、商品化、工具化,把这些空姐明里捧上天当作花瓶、暗里按翻骑上去便是洩慾淫具,这样就贬低了她们的独立人格和社会价值,所以必须在其它方面予以补偿,毕竟自己在滥情採花的同时也要怜香惜玉的。
  不过怎么说这些空姐都是我手中的玩物,白天天仙一样的美丽的漂亮空姐人尽其职地随侍我的身边服务于我,晚上,她们虽然还是那身装束,却成了下贱的婊子尽善尽美地服侍于我!女人自己都意识到只有靠脸蛋和身材来才能谋求在这个社会的生存,不知道算不算悲哀!
  我和月琴谈到我的想法,她曾经穿着特製的空姐制服和护士服和我胡天胡帝过的,对我这些爱好都烂熟于心,接受起来自然是毫无障碍。举凡成功的男人都有一大票女人暖床,她不在意成为其中之一,只要我肯多用点心在自己身上,她甘心沦为我洩慾的玩物。
  「那你準备选些什么样的姐妹进这个空姐队呢?」月琴煞有兴趣地问我,我一瞟身边的姐儿几个,小声咬着她的耳朵说,「清纯玉女婷婷、性感魔女叶锋、俏白领平莎、娇美甜妹春花,这几个当然都算不二人选了,另外还有一个呢!」我卖个关子,「谁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骚妃月琴啊!我要选你这个花魁当这个空姐队的风月领袖,呵呵!」
  只有招蜂引蝶的花才是好花,只有招引男人的女人才是有魅力的女人。骚月琴一开口就说,「白秋,你选人可真是神速啊,三下两下就扒拉出这么多姐妹了!」
  「那你觉得我选人的水平如何?」
  「说实话白秋,你的确很有眼光,把最聪明的和最愚蠢的女孩子都选进来了!」
  「哈哈,」我笑着说,「聪明和愚笨其实并不重要,飞龙的两大厂花和天龙的三只花瓶,一网打尽,我把公司里最漂亮最迷人的雌儿选进来就成!」
  月琴淡然说:「你们男人都是一样,哪个不是得陇望蜀的,选女下属不仅要温顺听话的,好指使着人家替你们干活,还要专门选脸蛋儿漂亮的美女当贴身女下属,训练出万般风情,同时能让你们快活!」
  我诡秘地一笑,「是啊,还是刚才那张报纸启发了我,咱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了,随时有一队高挑靓丽美貌出众的私人空姐队在旁边伺候着我的饮食起居是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一件事情啊。上班的时候有几个解闷儿的了,喝酒的时候有几个陪酒的了,情绪不高的时候有替我跳脱衣舞的娘们儿,想上床还得有几个新娘争抢着伺候我陪我暖床进洞房呢。」
  我慢慢瞇上了眼睛,想想今后怎么慢慢调教这些空姐私宠们。所谓私宠是干什么的呢,其实就是我的家妓,这些姿色不错、妆扮高贵优雅但身材又极端惹火的妖姬美妾是由我独享的御用妓女,不给她们安排其它的工作,专门就是穿着风骚、打扮美艳出来伺候我,满足我下半身慾望的,换句话说就是专供我淫乐享用的,是属于我自己的私人财产,纯粹供我洩慾玩弄的淫器和玩物。
  她们的智慧其实并无大用,高挑身材和美貌长相才是重要的,知情识趣、撩拨挑逗和淫技愉悦才是重要的,而且关键要懂事,甚至要不辞下贱争端便器以献媚邀宠,特别是我让她们跪下含着、让撅着叼着、让吞了嚥了,都得无比听话来着。
  我没有把这些女人真正当回事,这些女人脸蛋儿再漂亮,打扮再高雅,在我眼里不过是供我消遣的玩物,不过是比其它东西更好玩罢了。
  藉着这个机会,月琴也给我讲了许多,通过她的这番讲述,我才真正明白我的这些女人其实一直在内心深处埋藏着那从不示人的自卑。
  当她的肉体成为一种工具,每天不得不为了争宠献媚而在镜子跟前装扮自己将近两个小时的时候,再强烈的自尊和自信也会被蚕食鲸吞得丝毫不剩。当她和其它漂亮女人站成一排面对我高高在上志得意满的挑选点杀的目光,并且因为各种粉红的药丸或花花绿绿的纸钞而奉献出靓丽的外表,还有女人的一切隐秘,而成为我的洩慾工具的时候,自尊和自信带给她们的只能是伤害和痛苦,所以必须放弃!
  是啊,妓女最受欢迎的服务是什么呢?是口交,也叫品箫、吹喇叭、口交还是吃屌,但说实话,所有的良家妇女对这种东东都有些不以为然或嗤之以鼻。
  而当这些被彻底调教出来,在我面前完全失去了自尊和自信的女孩子们,长得再漂亮,穿着再优雅,气质再高贵,其实都是一个躯壳而已,本质上,她们就是我的玩物和淫具了。
  这些空中小姐白衣天使,或者身着雪白婚纱的漂亮新娘、性感妖冶的新疆舞孃们,趴在你的身上,像个新婚妻子般,百般温柔地服侍你,主动地亲你舔你,这已经能够让绝大多数男人了心满意足了。
  但且慢,对我这么越玩越变态的流氓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吹箫与肛交是妓女才会做的事,我也可以要求她们来为我做那种下流的事情。
  当她们那妆扮得千娇百媚的漂亮脸蛋儿如鲜花般在你的胯下绽放,然后平日里唱歌说话撒娇发嗲高傲的小嘴儿终于为你张开,双手合握着你的大香蕉,温柔地将你臭烘烘的鸡巴含进嘴里,檀口香腮、红唇嫩舌施展出她们的浑身解数来讨我的欢心,品吃吮吸、舔咬啃咽等种种技巧,然后从龟头一路往下吸吮,直到吻舐到我毛茸茸的睪丸为止的时候;当这些空姐队的漂亮女孩子们戴着空姐帽穿着黑色长丝袜翘着性感的黑色细高跟鞋儿,空姐制服裙撩起来,摆出淫贱的狗趴式,雪白的小屁股抬得高高的,半推半就地让你把你那长长的大鸡巴插进她们那粉嫩红润的小屁眼儿里,看她们呼天抢地地哀求讨饶着服侍你,感觉到鸡巴都要化了的那种极致快感,那才真是飘飘欲仙的享受啊,不过说实话,这实在有些变态了!
  像我身边的月琴,其实就是我的一个洩慾工具而已,月琴在感情上经济上甚至骨子里都依赖于我,而我之所以看上她还是因为她是个大美人儿,有着令大多数男人垂涎欲滴人的美艳脸蛋儿和诱人身段儿,所以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用这个风骚撩人娇美诱人的女体来洩慾的。
  「白秋,我辜月琴这辈子都听你的话,只要你乐意,我就替你当这个空姐队仙女队啥的队长,但这对我有啥好处呢?」月琴反问于我,「你听我的,她们则都听你的,你可以让她们伺候你啊,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随意地回答着。
  其实古往今来,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当官,在被更高的官欺辱的同时,也可以尽情享受欺辱下属的快感,所谓精神、价值与身体、感性通过我变态折磨你,你变态折磨下属的方式,「尝粪」、「舐痔」这一系列流水作业,造就了一种準确的「翻身论」。
  所谓「翻身」,就是身体的生存体位的挪移~~女人从下面到上面,从被贬损、驾驭的对像,翻转成为存在的基础和準绳。考察「翻身」的现实意义,一直是劳苦大众所必须正视的,也是一些人傚尤的榜样。
  月琴见我这条色狼沉默中满脸含笑,很有些心驰神往的样子,知道我又在空姐队这块牌子下面打起小算盘想着龌龊事儿,把自己贴了过来挂着我的鼻子说道:「哎!我辜月琴的男人,白秋白大师哥,怎么看怎么都是是这样一只禽兽、伪君子呢!」
  我白了她一眼,佯怒道:「呵呵,我不是伪君子,我可是正牌正货的真小人啊!」说得有模有样,「噗嗤」地逗得月琴笑了出来。流氓?是很龌龊的称呼吗?错,既然食色性也,既然爱美是男人的天性,既然男人分我好色的和十分好色的两类,我就觉得只有以流氓的名义,才能彻底发洩出男人内心最深处的慾望。
  至情至性,宁做真流氓,不做伪君子!
  可以略讲一点题外话,从心理机制看,这种带有施虐倾向即用让性交对像承受痛苦或污辱而获得快感的方式,自古不衰,这其实并不属于精神病,除了取得性满足的方式偏离正常模式外,其情感、理智、智能等其它方面均表现正常,只是性心理诡异而已,患者往往在高峰时刻不能控制自己,他们渴望御女,因此,我理解这种为缓解一己情慾的古怪方式,儘管有伤风化,毕竟是隐蔽于私人空间的。
  隋炀帝撒尿时,宫女们争相以嘴接之,末代皇帝溥仪幼时喜欢往太监嘴里撒尿,他们沉浸在这种排泄方式的喜悦中,但这并不「极端」。嘉靖时代,权臣严嵩吐痰,不用痰盂,而要美女用嘴去接,并且还要当着面做出万千媚态一口嚥下去,名为「香痰盂」。他夜间小便的夜壶,用黄金铸成,并且製成美女狗趴态,在美女翘起的屁股和阴部处开出蛤口,再化装涂彩,华美而诱人性慾,小便时就如和美女性交状。这就是说,连撒尿也没有忘怀御女的本能。
  我还想起了历史上的纪晓岚,远没有电视剧上演的那般洒脱自如,还曾得了个娼优大学士的外号。但其本人很多事在当时往往被人视为可笑之事,这大概就是乾隆视纪晓岚为娼优的缘故罢。
  纪晓岚是个聪明人,他聪明博学虽是真的,据说乾隆有一次南巡来到金山寺,纪晓岚也随同在侧。乾隆一时兴起,想给金山寺题一个匾,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名字,于是就取笔在纸上假装写了几个字,便递给纪晓岚问:「你看这几个字如何?」纪晓岚拿过来一看,是无字天书,幸好他随机应变得快,便说:「好一个『江天一览』」!乾隆大悦,便重新拿起笔题了这四个字。狡猾的明君配油滑的能臣,附庸风雅,传为佳谈。
  但另一个奉旨纳妾的故事就不像这个一样可以上得檯面了,据《栖霞阁野乘》中说,纪晓岚自幼稟赋超于常人,能夜间视物,一日不御女,则肌肤欲裂,脚要抽筋。《虫鸣漫录》里也说,纪晓岚自称是野怪转身,不吃米,光以肉为饭,一日须御数女,五鼓入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一次也不能少,有时候另有乘兴而幸,也是常有的事。
  据说纪晓岚在编辑《四库全书》的时候,有几天特别忙,一直在馆中上班。由于几天没有碰女人,纪晓岚两眼暴赤,脸色血红。乾隆皇帝在路上碰到他,见他这副模样大吃一惊,便问他生了什么病,纪晓岚不敢隐瞒,便把实情托出。乾隆大笑,后来派了两个宫女给纪晓岚伴宿。《四库全书》编好后,又让纪晓岚把两女带回家中。纪晓岚十分得意,经常在别人面前夸耀,自所谓才子风流奉旨纳妾是也,换句话说其实是拣了两个乾隆选剩下的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