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乘时乘势搞了妈

时间:2018-06-12 偶然间看到一则新闻说有位喝醉的母亲走错到儿子房间睡觉,后来就读中学的儿子赤裸压在她身上的事情,大多数人应该会觉得这满荒唐的吧,但老实说我自己也有过,只不过…我那次直接把母亲她给全垒打了。
我也跟大多数男生一样,最容易冲动的就是在国中阶段的屁孩时期,很多事就是不经大脑也不计后果,所以心态上才很「敢」吧。
事情是发生在我表姊的结婚那次,父亲临时没空陪母亲参加,所以她才带上我去,由于宴会是吃晚上的,像我们这种从外县市来的亲戚,不想太赶来赶去的就是找间旅馆下榻一晚。
表姊虽然是二舅的大女儿,但跟母亲感情好到像是忘年之交那样,所以她的喜事让妈妈非常高兴,连小洋装都换上了,还难得看到平时根本没在碰酒的母亲一整个喝开,情绪也很high。
但我就无聊了,那年纪的我不太会想跟父母一起出门,更何况是这种亲戚的宴会,原本想吃饱了就自己先回旅馆,但母亲不准,最后是因为她自己顾着跟姊妹聊天才放行。
大概是包出去的红包很大包,所以旅馆就住省钱的,是间老旧的小旅社,但在怎么样至少还可以看电视打发时间,打开后发现没几台是正常的,剩下的频道全都是在拨色情的,大概这种地方上的小旅社的收入都是靠来这幽会打炮的男女吧。
国中时早就有看A片的习惯,反正趁母亲也还没回来,就把电视音量调大,因为难得可以不用「偷偷的」「看默片」,影像中的熟女既激昂又娇媚的叫床声一下子就把我搞冲动了,但自己也只会打手枪发洩,索性就掏出老二,配合着浪浪淫声的节奏套弄,超有正在跟女优做爱的带入感,就在老二痒胀到不行準备要射出时,突然就听到开锁的声音,情急之下的那时间只够让我把裤子穿好而来不及关电视,就这样被母亲撞见我旅馆内看色情片。
虽然妈妈摇摇摆摆地须扶着墙壁走进门显然是喝醉的,但却还是狠狠地斥责我一顿,真是吓到屌都软了,电视被关后只好鼻子摸摸被赶去洗澡,这种临门一脚却不能射的感觉除了让人浑身不自在,也会让老二维持在极度敏感的状态,稍微碰到就会勃起。
当一出浴室时却已见到妈妈趴在床上睡着了,大喊几声都没反应,看来酒精出现效果了,趁机就继续看无声的A片,但是母亲偶尔会翻身,一连几次都吓到我急关电视,根本没办法专心融入情境中,最后因为这样也兴奋不起来所以就不看了。
睡前瞧了一下双人床剩下的空间自己能睡哪,却发现到妈妈当时的睡相有点差,她人是侧躺着,就把一整只长腿压在棉被上,白色的内裤走光不说,更惊讶的是母亲那天穿的竟然是只到大腿的肉色网袜,因为那是第一次在面前有人穿着性感丝袜,当时的年纪就很容易性冲动,这样就让我兴奋得不得了,而且母亲那天洋装的裙摆是长的,大多时间腿都只有露出一小截,而且她皮肤又很白,若不是刻意去仔细看脚上,肯定都不会被人发现她耍小心机的内在美。
先前A片里面的女优也只是穿相似的情趣网袜就让我勾起非干不可的念头,这下可好,眼前的妈妈不断散发出这种诱惑,当时来的忍耐力,老二就不争气的对母亲硬了起来,如果不是亲生母亲的关係,接下来也不会愣在那天人交战心里挣扎超过一个多小时,最后母子亲情还是败给了中二屁孩的思考逻辑,不断怂恿自己「只搞一次妈妈应该不会怎样吧」,来合理化即将作出的举动。
要做亏心事多少还是会怕,所以只留下小夜灯,两人都侧躺着,而我紧贴妈妈背后,手一伸就从她锁骨上方把手指探进洋装的U领领口中,然后再慢慢滑进胸罩内,张开五爪就扒在母亲嫩绵软密的饱满乳球上,用颤抖的手不断地揉捏,当时手掌不大,所以妈妈她的整颗奶子无法全部捏得住,却让我更兴奋了。
又捏又摸的时候感觉到母亲原本鬆鬆的乳头逐渐变得Q弹起来,最后捏起来变得像QQ软糖的触感,用指头往旁边稍稍拨一下就会很立即的回弹,虽然在平时有极少数的肢体接触时也会不经意碰到她的胸部,不过像这种带着淫邪思想玩妈妈奶子可是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
因为情绪有点太过激动,根本没注意要控制力道,抓捏得太用力,结果母亲动了起来,一时之间完全不知所措,所以手掌依然抓握在妈妈的乳房上只是动都不敢动,没想到她只是将要脸转换个方向罢了,而且是顺着侧躺那一面更将脸埋进枕头中,就像不愿被吵到的那种样子,但同时说着含糊不清的话「政国…都已经晕得很难受了…你还乱来…」,这句话让我现在都忘不了,因为,妈妈说出的是父亲的名字。
母亲神智不清的误判让我更敢豁出去,就深怕这是她快要清醒的迹象,所以我放弃抚摸把玩妈妈那双丝袜美腿的机会,用薄棉被将她的脸部遮更紧后,往上掀开洋装的裙摆,把那白桃般的肉臀全给露了出来,接着用膝盖先从妈妈她大腿中间顶进去,再慢慢地把她的腿给向上撑开,母亲的两腿像是横躺的V字时,趁机就把遮在她私处上的内裤往旁边勾开。
指头贪婪地抠啊刮的把妈妈阴道里面滑腻的淫水给抹在润嫩的梭状肉缝口后,心理面奇痒难耐的极度渴望感早让我憋到疯了,在一瞬间内就猛把勃起到不行的老二给迫不及待地狂塞进妈妈的阴道中,没想到我人生的初炮竟然是奉献给了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妈妈是否默默也有感应到呢,她在我插入的当下「嗯哼…」出来,这一声对我就如同听到比赛开始的枪响,开始失去理智地扭腰顶臀尽全力抽插不省人事的母亲。
那晚虽然我想非常想做爱做得更激情,无奈当时的体格没像现在高大,跟妈妈的身形比起来还矮了她一截,所以顶着母亲的臀部抽插加上用手抱在她腰间小腹上就已没有余力弄些其他什么的了,就是个小男孩贴在一个的侧卧的成熟女人屁股上然后不断的向前猛顶她臀部的画面。
母亲的肉缝进出起来满顺畅的,应该是熟女受刺激容易出淫水以外,那时老二也没办法将妈妈她经验丰富的肉径整个撑满,不过我想长度应该是足够触到妈妈的子宫,因为每次顶到最里面时,从母亲微肉的小腹上会感觉到她肚子里有缩一下的动作,而且母亲仅哼出一两次地喘息声也都是被我插到最里面的时候发出来的。
因为是乱伦而且是第一次做爱所以印象深刻,但克制不住持续袭脑的快意就是搞不久,加上膝盖还要顶开妈妈两腿也让动作很彆扭,看到母亲穿着肉色网袜的后脚跟配合抽插节奏在空中晃呀点的,看A片带来的刺激根本比不上这种实况感,先前被母亲中断而不能射出的精液量,这下全像报复一般的钻射进妈妈体内了,没想到这场乱伦的开始跟结束都是因为妈妈的她那天的一双辣腿。
心里一瞬间有闪过很想妈妈是清醒着的念头,很想看到她被我内射时当下的反应会是甚么,长大才知道原来自己在那年纪就有这种征服慾,但随着死小孩的阶段的腥臭精液逐渐射饱母亲体内,高昂的情绪也渐渐冷静下来,不过当时思绪不太周全,只擦掉母亲自股沟往臀肉上流洩出的爱液水痕,播在母亲体内的种却忘了去管了,只把原本应该遮在她私处上的内裤拉回原样后,因为很累躺下就睡着了
隔天我们都是在快中午被通知退房的电话给叫醒,母亲都起床一阵了还是一脸憔悴的模样,手摀着那低低的头额,开口第一句就问我「你爸人呢?」,我想妈妈大概宿醉还没很清醒,不过当她听完我解释说只有我们母子两人参加婚宴后,母亲突然像是被雷打到那样整个人都愣住,还瞪大眼睛的望着我。
在那之后的几分钟母亲就这样瞪着我都没说话,房内气氛开始诡局起来,最后是旅馆打第二次电话才中断这场面,妈妈跟对方表示需要加时间,当电话一挂断,她就迅速起身快步走进浴室,从水声听得出来是在洗澡。
从她出了浴室的门到坐上回程的车时,母亲的脸色都很难看,应该说有点凝重,都不讲话,连我刻意找话题要跟她聊时看得出来妈妈她一句话也不打算回,其实我心知肚明母亲是在生闷气,因为在退房前进去上洗手间时,看到厕所里的垃圾桶中突然暴增很多擦过白色及透明黏液的卫生纸来判断,我肯定妈妈心中也有底了。
我们也没直接回家,后来就跟着母亲她有去离家有点距离的庙,看她拜了很久,出来后我被当空气的情况依然没变,一路上她走得很快没有要等我的意思,后来我能赶上是因为看到妈妈走进药局里,当时我天真的以为母亲是刻意去买东西等我的,等我年纪比较长的时候才知道,妈妈为何要到这么「又远」、「又不认识」的药局里「买药」。
后来好一阵子,我们母子俩就像心中都有鬼一样,虽然是会开始讲话,但谈得内容就很表面,举例来说就跟点头问好的程度差不了多少,在发生事情之前,妈妈认真地跟我聊天可以说讲不完,甚至心里会嫌她聒噪,但后来则是三没两句就冷掉,而且感觉她就不会想接话下去。
我知道妈妈她心中对我有疙瘩在了,看样子她也没打算找我过去质问过那晚乱伦的始末,我猜母亲她是知道真相但怕面对真相,自己也有后悔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既然母亲选择是让这件事情随着时间隐藏在我们两人的心底,自己也很有默契的不会白目去主动提出来讲了。
原本以为这辈子大概跟母亲只能维持这样带着尴尬的互动,但就在我高中开始到大学都没住家里,将近7年左右的聚少离多情况下,妈妈对我的态度逐渐有变回比较自然一点了,只能说时间真的能让再怎么样重大的事情都可以逐渐淡化。
虽然母亲现在看起来的模样有点像再高瘦一点的李纪珠,目前身材也还是维持得相当不错,我们发生乱伦的那年她才38岁,衣着上也比较敢穿得引人注目,但可能是怕会刺激我,在那之后几乎只穿包紧紧的服装,不过只要是偏柔质布料的衣物.依然会把母亲那成熟妇女柔软且饱满风韵的身材线条给出卖。
不得不承认,在乱伦过后自己也变得会去留意起妈妈的肉体,无意间的眼神扫视也应该有让母亲她察觉到,只能说别人大多都是先恋母才想乱伦,而我是先尝到妈妈肉体的甜头才有想开始恋母。
我搞上母亲的这场乱伦,没有像网路上有些人说的那么揪心刺骨又複杂,单纯只是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年少无知的鲁莽冲动下就这样很自然地就发生了,虽然后续的后遗症就是造成我跟妈妈相处之间的不自然,毕竟来就不是常人能接受的关係,也算是我罪有应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