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刺激的毕旅

时间:2018-05-17 (1)
整体来说,我想大学生的毕旅为了跟国中、高中小毛头们国内郊游区分,大多会选择出国。而行程丰富、旅费便宜,能上山下海的东南亚,几乎是尚未出社会的穷学生们的首选。
因为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全班集体出游、因为是风光明媚旅游胜地、因为是陌生的国外,想要好好玩一玩、放纵一下的心情就洋溢在週遭的同学身上,而……这却也是色狼如阿超我,大吃美丽女同学豆腐的好时机。
最初的故事就发生在泰国芭达雅的海滩上……
那是个豔阳高照的好日子,就跟大部份的人的行程一样,穿上泳装、套个海滩裤或沙龙,就开始玩起拖曳伞、香蕉船、海钓等活动了。等中午吃完海鲜大餐后,就是一整个下午的海滩自由活动。
今天,三位班花都毫不意外地换上性感泳衣,大方地吸引众人目光。小茹,167公分、32C,脸蛋、气质都挺像可爱教主王心淩,穿着一套白地红花泳衣;宜君,162公分、32B,热舞社的灵魂人物,虽然已经有篮球系队主将男友--小正,但总是善用化妆、服装,展现出诱人的性感女人味,穿着黑色比基尼;蓉诗,170公分、34D,天真的傻大姊,穿着浅绿小花高叉泳装。
虽然当时的我已有了女友小涵,167公分、32B,但看着三位班花,还是看得魂不守舍。
海滩自由活动,可想而知就是玩水、追逐、把同学来个海抛等等。而班上的男生们此时都有志一同地把泼水目标对準了三位班花,因为大家都知道豔阳下湿淋淋的泳衣有多么透明啊~~
果不其然,小茹、蓉诗的浅色泳衣,在猛烈水炮中已经渐渐失去遮羞的功能了……湿透的泳衣显现出隐约的肉色双峰,激起了男人们的兽性。宜君的黑色比基尼虽然没有流露春光,但在一阵又一阵的海水冲击下,却也紧贴着娇小身躯,展现出凹凸有緻的曲线。
不过……仅有视觉上的飨宴怎能满足我满腔的热血?藉着小涵不会游泳,只敢站在沙滩上远远观望班上同学们的嬉闹,我决定更进一步地与班花接触。
就在所有同学都忘情于泼水大战时,我潜水避开所有人目光,绕到班花们的背后。在浮出水面的瞬间,双手各抄起了一把烂泥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敷上小茹、宜君的美背。我那粗糙地大手随着冰凉的海沙,游移在她们背上白嫩肌肤间,之后下滑至纤细的蛮腰,并亲暱地搔痒……
尖叫声、惊呼声、讚叹声此起彼落,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有这种「肌肤之亲」啊!于是男女双方激烈地将泼水攻防战演化成抹海泥追逐战。而身为引发大战的始作俑者的我,自然是被攻击得体无完肤,简直是像沙浴一般抹了全身泥。不过,在这么激烈的嬉闹下,我体内色狼的兽慾进一步被引发了!
正当蓉诗的小手把沙抹到我胸口上时,被我左手一把抓住,就这么纠缠在一块。蓉诗死命地用手推着、扳着我的胸口,想挣脱开我的束缚,我见机不可失,赶紧右手往海底捞起一把海泥,就这么沿着她纤细的手腕、手肘一路往上抹,在滑过雪白肩峰时急转直下,轻轻拍过34D的美乳,直扑私密的下腹而去……
「啪!啪!啪!」我背上狠狠被击中了三团泥巴,痛得我不禁放开双手。回头一望,原来是被其他围剿小茹、宜君的流弹攻击到。正好藉着两位班花忙得不可开交时,我再度潜水埋伏在她们逃窜的路径上,藉机跃出从背后双手环抱住小茹。
小茹不甘被围剿,极力晃动着身躯想挣脱怀抱,而我却把双手紧握、悄悄上移,用手臂感受小茹那压扁、紧贴的32C双峰,并且将勃然大怒得几乎快突破泳裤束缚的小弟弟顶住她柔嫩的阴沟。两人下体仅隔着薄薄的泳衣,敏感的大龟头几乎能感受到小茹两片火热湿润的阴唇渐渐被顶开,随着泳衣的摩擦感觉就快要陷入阴道中。
小茹挣扎得更厉害了,上身剧烈摇晃,两只雪白大腿紧夹着。但藉着她的大动作掩饰下,我的大手偷偷掌握住美乳并轻轻地搓揉着;小弟弟勇往直前地从后往前突刺,紧紧塞在她会阴与大腿形成的三角空间中,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柔嫩摩擦。
但……她却浑然不知我这猥亵的行径,只是带着嬉闹般的尖叫声死命地挣扎着,直到她放弃逃离我的熊抱,一屁股用力地坐在我的大腿上,两人一同跌入海中才分开。
当我心满意足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边看着四处逃窜的美女同学们,边细细回味刚才暴走的色狼举动时,剎时之间,我的小弟弟感受到「刺眼」的阳光。原来是蓉诗趁我不备,左手拉开我的泳裤,右手高举一大团海泥狠狠砸向它!
「嘻~~嘻~~嘻~~」蓉诗在一旁瞇着双眼看着弯腰的我,发出得意的银铃窃笑。
「轰!」因为小弟弟的刺痛,我的理智断了线。瞬间我扑向蓉诗,两人双双跪倒在海中,她前我后地形成了相当暧昧的背后式。
由于身高与涨潮,蓉诗34D双峰浮在海面上,已经失去理智的我,一手拉开她的领口、一手塞入大量海泥,直到她气喘吁吁地认输才罢手。
「嗯~~我输了~~不要……不要,再塞我了……」蓉诗回头撒开披肩的长髮,娇媚地求饶着。
「咕~~」我……我……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后清醒了,两眼无神地直视着羞红了双颊的蓉诗,刚刚好像太超过了。
「妳知道就好!」低头快速说完,不敢跟蓉诗视线接触,我赶紧内疚地扭转头,夹着已经是垂头丧气的小弟弟逃向沙滩上挥手欢迎我的小涵……就这样大家结束了嬉闹,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休息。
不过,我没想到下午海边的荒唐只是刺激的毕旅的开始……
(2)
结束了下午海边的荒唐,一群人浩浩蕩蕩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去饭店,然后换上轻快的休闲服,準备迎接晚上丰富的行程。海上游艇的海鲜自助餐、海岸小店的瞎拼,以及在泰国最重要的观光景点——人妖秀!当然……这些都不是小弟这篇文章的重点,要强调的是——经历从早上水上活动、下午戏水、晚上观光等活动,就算当年还是活力无限的大学生的我们也不禁有点疲倦。
吃完午夜12点的鱼翅宵夜,再次回到饭店时,大家都争先恐后回房抢着去洗澡,然后扑向那柔软的大床,因为隔天我们一大早还要早起去游乐园呢~~
饭店中是两人一间的大套房,虽然系上有不少班对,但为了避免夜夜春宵延误隔日行程,强制一定要男女分房。我跟女友就硬是这么被拆散,小涵就跟天真的傻大姊蓉诗同一间,所以我就常常趁蓉诗洗澡时(女生嘛,洗香香都要搞个半小时以上的。蓉诗更是其中翘楚,没有一个小时是不会开门的,所以协调后都先让小涵先洗),这一小时的空档在小涵床上对她上下其手、耳磨鬓厮,让她享受那种不能尽情放声喊叫的被淩辱快感。
虽然,今天丰富的行程把大家搞得精疲力尽,但对色狼我来说只要一想到挑逗,我的体力就没有极限!所以洗完澡后,我就跟前几晚的惯例一样,摸上小涵的床。
「哼……今天下午你跟美女们玩得很爽呴!」小涵嘟起了小嘴,不爽的嘟囔着。
「我哪有啊~~那是小正、黑人他们瞎起鬨乱打水战的啦!我很乖都在旁边看,只有在他们攻击得太过份的时候挺出肉身去掩护可怜的女生们,还被好几颗流弹波及呢!」(靠!直觉式反射就掰出这么一段,我真佩服我的机灵啊!)
身为始作俑者的我,脸不红、气不喘地把责任推给我可怜的死党们,还装英雄地自夸一番,最后双手轻揉、熊抱小涵的小蛮腰,右脚跨上她那粉白大腿,小弟弟隔着短短小短裤轻轻地顶着,并且露出下午被K中发红的背部。
「宝贝,真的啊,好可怜呢~~」小涵一副捨不得的样子说着,并用纤细小手轻轻抚摸着我宽阔的背部。
「是啊,他们那些人超过份的,把班上的女生泼得体无完肤~~」打蛇随棍上,我撒娇地把头埋进小涵32B的双乳中,并轮流地用脸颊磨蹭着。
「你当我瞎了?」突然间小涵暴怒地用原先还在抚摸着我的小手,狠狠地掐入我的背肉!
(难道……下午我对小茹、蓉诗的色狼举动完全被看在眼里,这可不是简单就能消气的情形啊!)剎时间,我冒出大量冷汗,原本还在规律顶着小短裤的小弟弟也变成缩头乌龟了!
「哼!明明你也泼得很开心!」小涵右手还在死命掐着、扭转我的背。
「噗~~」(原来没被发现啊!)色狼我不禁笑了。吃了两大美女的豆腐,只是换来掐掐背而已。
「你个可恶大臭宝贝,还敢笑!」小涵左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小弟弟,「如果还跟别的女生乱来,扭断唷~~」小涵笑着说。(听起来,她气消了)
「那谁叫妳不下水来给我乱来,我只好找别人啦!」(唉呀~~原来妳是抱怨没被玩到啊,色狼我怎么可能放过妳这小绵羊!)二话不说,我紧抱小涵,双腿卡进小涵紧闭的胯部,再度昂首的小弟弟紧贴着她火热的会阴处。
「今天我就是这么对小茹的唷~~」(我真是个诚实的色狼啊!)我在小涵耳边轻轻的说道。
「你敢?」
「这是妳不下水的代价嘛~~」(我就知道妳会误会)我用粗糙的舌头湿舔着她敏感的耳垂。
「咳!咳……你还这么有体力啊?下午跟人家打水战,半夜不睡,还来放闪光啊?」蓉诗洗完澡出来,在梳妆台边甜甜地说道。
蓉诗大概没料到我还会到她们房间来吧!一反先前跟小涵穿类似的T恤、小短裤,只套了一件超大、超长的浅绿T恤,估计……下身应该只剩小内裤了吧!然后性感地翘着二郎腿,坐在镜前吹起飘逸的长髮。
「他只是来洗泳衣的啦!」小涵赶紧整理扯乱的衣服,坐正回答。因为天天泡海水的泳衣需要清洗、风乾,这是嫌麻烦的小涵跟我两人轮流的工作。
「嗯……对……」我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因为透过梳妆台灯泡照射下,那件浅绿T恤几近透明,而伴随蓉诗举手吹着湿湿的长髮,让T恤紧贴凹凸有緻的曲线。喔喔喔~~我隐约看见34D的双峰,还有浅浅淡红的双点。
(天啊!饭店的灯光干嘛不换强一点的?朦胧美虽然很挑逗男人没错啦,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要能明察秋毫啊,这样才能牢牢印在脑海啊!)
「他『现在』就要去洗泳衣了!!」小涵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生气地直接把我踹下床去。我乖乖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在小涵兇狠的监视下,拎着两人的泳衣走进厕所。
「呴呴~~下午你可不是这么乖的唷!」当经过全身洗香香、在吹头的蓉诗时,趁着吹风机「轰隆轰隆」的声音遮掩下,她甜甜地轻声对我说。
「怎么啦!?」小涵听不清楚,好奇地问道。
「没有!蓉诗『好心』提醒我要洗快点,不然明天会爬不起来!」整个心揪着七上八下的我连忙回覆小涵,又赶紧用后悔、诚恳、忠实的表情向蓉诗示意,她、她……她……俏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靠!存心玩我嘛~~)
「快去洗吧,都两点了,我们都要睡啦!明天要是起不来,就把你丢在饭店唷~~」小涵跟蓉诗很有默契地、幸灾乐祸地提醒我。
走进蓉诗刚洗完热烘烘的浴室,空气还瀰漫着甜美的香气(女生嘛,总爱浓烈的花香、果香,彷彿能渗入体内时时散发香气),随手将泳衣放在洗脸台上,也不知是刚刚太过刺激还是晚上喝了太多,小弟弟突然想解放一下。
掏出它排尿时,男生总有东张西望的本能反应。我……我……我……看见浴帘后蓉诗洗好晾在那儿风乾的浅绿小花高叉泳装及淡紫小裤裤!
我不知道大家在这种情形下会怎样?反正浴室里面只有我一个,没有其他人看见。瞬地,我「勃然大怒」,小弟弟贴上了泳衣会阴处柔软的棉垫,双手紧紧抓住胸前弹性和份量都十足的水饺垫,彷彿从背后抓住34D的蓉诗,忘情地搓揉着软Q的布丁、长而坚硬的阴茎插入她小巧紧实的阴道。
我把脸贴上淡紫色的小裤裤不停嗅着,沐浴乳香甜气味、淡淡柔软精香气,还有想像中她残存在棉布上香甜、微酸美女体味,就像是直接把鼻头凑在蓉诗阴道口似的。此时我兴奋不已,心跳加速、口乾舌燥,想像中的蓉诗正在被我热情地啃蚀着……
「抱歉,我拿一下衣服!啊~~」蓉诗「砰」地打开忘记上锁的浴室门,只见好友的男友挺着下体摩擦着、双手搓揉着自己的泳衣,鼻头埋在贴身内裤带有淡黄痕迹的会阴处。
「啊……」当下我好像被淋了一盆冰水、被电亟一般傻站当场,哑口无言。
「嗯……发……生……什么事?」远方传来小涵睡眼惺忪的呓吟。
「喔~~妳……妳男友还真的很『体』贴啊~~真的会『洗』泳衣耶~~」蓉诗带着浅浅的微笑不慌不忙地赶紧回覆着,右手食指指了指我挺立的下身后摇一摇,就像幼稚园老师责备着淘气的小男孩。
「没有啦!我只是小心清洗,怕有细沙残留在布料的缝隙而已。」回过神的我收起放纵的小弟弟,连忙高声编出了个敷衍的藉口。
「对、对……对不起……我会清理乾净……或者赔新的给……」我内疚着低头走向蓉诗,双手拿着玷汙过的泳衣与内裤,小声说着。
「当然啦~~不然还要我自己洗啊?不用赔新的啦!仔细『用手』洗乾净,不可以有细沙还有『那个』残留就行。你个『大色狼』啊!」蓉诗轻声意有所指地说完后,留下满脑疑惑(「那个」……是哪个啊?)、拿着内裤与泳衣的我傻站在浴室间,俏皮地晃着披肩长髮离开了。
(3)
在蓉诗离开浴室之后,我满脑子只充斥着她俏皮吐舌的模样、下午海边的袭胸、方才的私密服饰的紧密接触。就这样我心不在焉地搓洗着她们的泳衣,尤其是蓉诗的阴部……而我的下身又再度搭起一顶结实的小帐篷了!
突然之间,我的小弟弟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温柔地握住,然后浅浅的套动着,而背上则被两颗超弹性的乳球紧紧地压着。
原来蓉诗趁我心不在焉时悄悄地潜入浴室,现在在我背后耳磨鬓厮着说道:「洗衣服洗到小涵都呼呼大睡啰~~大色狼还顶着小帐篷想干什么坏事呀?」
「干妳!」被挑逗成这样,不把蓉诗就地正法就不是个男人!我立即转身,双手紧扣着蓉诗,并把她推至紧贴在浴室门后。
此时我双眼目露色光,肾上腺素让我血脉贲张,张嘴蛮横地咬着她柔嫩敏感的耳垂,下面的小帐篷毫不客气地隔着她性感的白色小丁,直接顶着蓉诗湿热的下体。
「小蕩妇,别叫太大声啊!我要干死妳!」(呴呴~~简直就像是跟邱淑贞在拍《赤裸羔羊》嘛!爽到爆!)
「嗯……我才……不……嗯嗯嗯~~」
等不及蓉诗回应,两人的双唇已经紧贴,舌头顺势交缠着,开始了缠绵的法式深吻。我的双手游移至她丰满的翘臀上,手指狠狠地抓揉着。她热情地环抱着我厚实的身躯,纤纤玉指紧掐着。
「咿~~」我用蛮力把蓉诗擡起,让她双腿夹着我的熊腰,形成火车便当的姿势。稍稍调整位置后,高高翘起的阴茎隔着棉布对準了微开流着花蜜的小穴。
「啊~~啊~~啊~~」重力的下滑与有意的上顶,使大龟头连着棉布挤开阴唇,让饥渴空虚的小穴一点一滴地吞入,阴道内狭小湿滑的皱褶就这么被硬生生地撑开。
「不要……不要这样……好热!好痛!」层层棉布的异物感与粗大硬屌的撕裂感,让蓉诗不禁娇喘了起来。
「这好办!抱紧我,别掉下来!」我举着蓉诗走进了浴缸,让她娇柔地倚靠在墙上。我赶紧褪下睡裤,让憋紧的小弟弟透气,然后拨开湿答答的白色小丁,让火热的龟头继续湿吻着刚才被微微撑开的小穴,这下,两人的下体再也没有任何隔阂,彼此直接摩擦着敏感的黏膜。
我耐心地缓送着阴茎,持续刺激着神经密布的前段阴道,直到大量的花蜜从深处汩汩流出。
有着这么棒的润滑,龟头势如破竹地侵入至小穴深处,兴奋涨大的阴茎紧紧塞满了阴道。疯狂的快速活塞运动「啪滋、啪滋」地捅插着,过多的花蜜从下体交接处甩出,沾湿了两人浓密的阴毛。
蓉诗死命地搂着我,34D的柔软双峰就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挤扁,「啊……啊啊……不……不……不……不要……」蓉诗忘情地吼了起来:「不行……不行了……好烫!好热!受不了啦……」
「好热?妳自找的!」现在精虫冲脑的我完全顺从体内的渴望,阴茎机械般地进出着,硕大的龟头颳着阴道内的皱褶,让花蜜不停地泌出,混合着空气再捲回,爱液像搅蛋般成了白热黏稠泡沫,增添性器官的黏滞度,两人的交感神经兴奋至临界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蓉诗喉头嘶哑喊出,身躯后仰,大腿紧紧夹住我,十指在我背上留下红色的印记,而紧密的阴道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
我想……她大概到了高潮,但……我也快到了!既然如此,就让她跟我一块儿失神吧!龟头深深地塞在阴道深处,快速地抖动冲刺着;结实的胸膛顶向34D的乳球,让彼此间正面贴紧,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我双手各以四指抓着丰满的翘臀,用力掰开会阴处,然后将空闲的小指一同塞进小菊花中往外拨,让她性高潮之外亦有失禁的感受。
「砰!」我射了!浓稠的白色精液随着龟头阵阵的抖动喷在小穴深处。蓉诗的阴道与肛门一同剧烈地收缩着、挤压着,好像无言地抗议入侵的阴茎与小指,又好像念念不忘地吸吮着。
蓉诗失神地翻起了白眼,我也脑袋一片空白地杵在那里,静静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
***
***
***
「哗啦!哗啦!」冰冷的液体滴在我的脚上,原来是洗脸盆溢出的自来水!是的,没错!刚刚只是洗着泳衣,洗到出神的遐想!叹了口气后,我将所有洗完的衣物晾在浴室,带着刚刚消气的小帐篷打开浴室门,準备领赏。
「我洗……呼嘘……呼嘘……完了……呼嘘……呼嘘……给个亲亲吧,宝贝儿……」在昏暗的灯光、规律的阵阵呼吸声下,两位美女正深深的沈睡着,我怕吵起她们赶紧收声。原来我心不在焉地洗涤,竟然耗了近一个小时!
「咕噜!」看着捲着棉被呼呼大睡的小涵,我不禁吞了口口水。由于她是那种一睡后、不睡饱不起床的小妞,我知道这是「光明正大」仔细鉴赏另一床沈睡中的蓉诗的大好时机!『嗷~~呜~~』色狼我在内心大声喊叫着。
因为蓉诗睡觉的习惯不太好,旅馆的棉被早已被踹到墙角,雪白的美腿就这么大辣辣地张开。飘逸的长髮散在枕头上,浅绿T恤贴附着34D美胸,浅浅淡红的双点随着规律的呼吸上下起伏着,纯白棉质内裤因为大开的双腿,餵我的双眼吃着超清凉的冰淇淋。
「轰!」一记闷雷打在我的脑海,理智就这么断了线,刚刚才消退的精虫再次蜂拥至脑中,消退的帐篷再度搭起……顾不得一旁熟睡的女友,我、我、我要实现浴室中的妄想!我要硬上!!
(4)
挺着骄傲的小帐棚,我呆站在两张双人床中间,专心看着睡在右边靠墙的蓉诗。被子早已经被她踢到墙角去,她身上只剩下贴身而微微掀起的浅绿T恤,下身仅穿着纯白棉质内裤。刚洗好澡的躯体,在空气中传来阵阵美女特有的香气。
也许是冷气不够冷,亦或者是我的注视太过火热,她雪白的美腿成大字型打开来,贴身的小裤裤忝不知耻地隐约透露出主人的阴唇。小穴看起来是这么样的可口,在昏黄的夜灯下,两三根稀疏的阴毛正害羞地探出头来招呼我这失去理智的色狼……
「咕噜」我不由自主地嚥了口水,心跳开始加速,脑中骋驰着待会儿就要实现的淫秽幻想。看了看左边熟睡的小涵,由于累了一天了,再加上平常的睡眠习惯,我知道她大概一觉到天亮去了。这种不可多得机会,色狼我当然不会放过,今晚……我干定蓉诗了!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硬上;虽然……小涵熟睡到不省人事,但如果直接压上蓉诗硬干,大声尖叫、奋力抵抗恐怕是在所难免的,再熟睡的小涵我想也会醒来,那我岂不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好在以前「夜袭」的经验尚算丰富,且睡眠学也还修得不错,就来个完美的强暴吧!
(呵呵呵~~大学专攻的睡眠学,竟然能在毕业旅行中学以致用,也算是对得起教授了。嗯……关于夜袭,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若有色友有兴趣的话,下次再说啰~~)
题外话:人的睡眠共分成五个週期。第一、第二週期为浅睡期(各约15分钟),对外界刺激仍有反应,易清醒过来;第三、第四週期为熟睡期(各约15分钟),身体完全放鬆,对外界刺激不敏感;第五週期为快速动眼期,即为作梦时期(约30分钟),又回到似浅睡期状态,对外界刺激敏感。这样一个循环总共约90分钟,一个晚上大约可经历四至五个循环。
我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轻轻悄悄地站到床边,在均匀的呼吸声中拉住蓉诗浅绿T恤,一公分一公分缓慢而确实地往34D美胸拉上去……终于,抵达纤细的锁骨下,露出丰满的双峰!
「嗷~~呜~~」我在心中大声怒吼着。蓉诗并没有接受胸罩的束缚,浅浅淡红的双点随着规律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我情不自禁地把嘴贴上,舌头温柔地湿舔着乳头,在阵阵刺激下粉红乳晕起了点点鸡皮疙瘩。
「嗯……」蓉诗闷哼着,左手无意识地抓了抓裸露出的肚皮。
「啪!」难道她醒了?我赶紧趴到两床的走道上,压抑着快迸出的心脏,静静地竖起耳朵凝听週遭的动静。
「呼~~嘘~~呼~~嘘~~呼嘘~~」除了规律的呼吸声外,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蓉诗无视于被掀起的睡衣,仍然继续睡着,看来应该是进入熟睡期没错,这意味着我可以继续较大的动作了!
我站起来,因紧张而持续颤抖的双手,抓住她大开的双腿,轻轻地往内收呈约与肩同宽的角度……嗯,果不其然地她双腿肌肉鬆弛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典型熟睡期特徵。我赶紧弯着腰,灵巧的左右手食指,剎地勾住、拉开腰间的裤头,随着她呼吸的节奏往下拉,当小裤裤摆脱翘臀与床垫间的纠缠后,迅速地沿着修长美丽的双腿滑落,然后收到我的睡裤口袋中。
呵呵~~我成功地解除她下体的外在束缚了!但,担心这么大的刺激会让她惊醒,我反射性地又趴到地上。(笨啊!她要是真的醒了,发现光溜溜的下体,还不是会尖叫!)不过,上天注定好的,她还是呼呼大睡着!
这下,我不再客气了,三两下我猴急地脱光自己,坚硬的阴茎几近直角地挺立着。悄悄地我侧躺上床,大龟头直指蓉诗小巧湿润的阴部,左手撑着头,右手把她的左手高举向头、右手平举至肩,手腕垫在枕头下,这一切都是为了方便待会儿强暴她的箝制。
準备工作完成后,听着她规律的呼吸;看着她披散着的长髮、微红的双颊、性感挺立的34D美胸,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悸动,右手直取她湿润的蜜穴。粗糙却灵活的中指分开小阴唇,环状爱抚着阴道口后,缓缓浅浅地抽送着。
渐渐地,涓涓细流般的花蜜汩汩流出,食指沾了沾润滑后,往上探寻、搓揉小巧可爱的小荳荳,她的阴蒂已性奋地涨大凸起。在指头的专注刺激下,阴道不规律地微微收缩颤抖着,爱液已无法克制地泌出、润滑着阴道,一如我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
我想……趁着还在熟睡期,该是干她的时候了。翻了个身,似伏地挺身的姿势,让自己位于蓉诗的两腿之间。我俩大腿紧靠着,只需一顶,她便只能成M字开腿,无力抵抗我在她下体的入侵。
我的大手轻轻握着她双手,防备她奋力的挣扎,就这样,我被前列腺液湿润的大龟头,顶开、滑入蓉诗被爱液浸润的阴道口,随着两人纠缠的体液,一点一滴、一前一后地深入小穴,坚硬的龟头直接摩擦着阴道内敏感的黏膜。
我耐心地缓送着阴茎,持续刺激着神经密布的前段阴道,直到她微微凸起的G点,毕竟还不是给她强烈刺激的时候。
「嗯……嗯嗯……哼……啊……啊啊……喔……」蓉诗开始不自觉地哼哼唧唧着,这应该是快醒了。我开始渐渐加快进出的速度与抽插的幅度,兴奋涨大的阴茎紧紧塞满了阴道,我结实的胸膛随着摆动摩擦着34D柔软的双峰。
「嗯嗯……哼……啊……你、你……你?!」瞬地蓉诗睁开迷濛的双眼,带着快感地发出疑惑。早有準备的我,右手紧抓着她的左手腕、左手压着她的右上臂,手掌摀着她的小嘴,让她只能无力地闷哼着;双腿往上一顶,让她呈现M字腿,彷彿欢迎我在她股间的入侵。
老二开始疯狂地做着快速的活塞运动,「啪滋、啪滋」地捅着,龟头此时毫不保留地磨蹭着她阴道内最敏感的G点,过多的花蜜从下体交接处甩出,沾湿了两人浓密的阴毛。
「呼……妳实在太美了……海边……泳衣……诱惑我……呼~~呼~~晚上睡衣……浴室小内裤……呼吼……我……忍不住……干上妳……」我一边蛮横地压制着蓉诗的无力抵抗,一边用阴茎狠狠地干着她,但嘴上却带着嘶吼地轻声在她耳边告白着。
「嗯……呜……呜呜……嗯……啊啊……」蓉诗带着泪,迷惘地看着我,又是愤怒又是娇羞的複杂情绪。
「对不起……呼~~我……真的……忍不住……妳实在太美了……错误已经造成……对不起……妳让我……继续吧!而且……妳……也相当有感觉吧?」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顺便点醒她既成的事实——她被干得爽到不得了!
说完,我卖力地忍着刺激,用龟头挤压、颳搔着蓉诗的阴道,在G点处前后左右地摆动,带给她一阵又一阵的高潮。
「嗯……呜……」蓉诗虽然被我摀着嘴,但还是想表达心中的愤怒,可是在快感的侵袭下,渐渐有软化的迹像。
「好吗?妳的美、妳的魅力,还有迷人性感的穿着,我受不了啊!给我吧?让我好好地干妳嘛!拜託啦~~只有……这么一次……就让我们一块嘛!」随着反抗渐缓,我又是性奋、又是紧张得语无伦次,笨拙地哀求、安抚蓉诗。
「嗯~~」她抵不过既成的事实,无奈地点头了!
「妳真的好棒!对不起啦~~」放开对她双手的束缚,紧紧熊抱着蓉诗,让34D柔软的双峰就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挤扁。随着她身体的放鬆,两人性器官更能紧密接合,让我的阴茎深深地进到小穴深处。
「啊~~啊啊啊~~」不给她放纵地叫出的时间,我紧贴她的双唇,舌头轻扣她的贝齿。一会儿,她热情地回应我,两人的舌头如蛇般纠缠,我忘情地吸吮着她的香甜小舌、轻舔着敏感的软颚。如同强姦她下面的小嘴一般,上面的口腔也不放过!
「嗯~~嗯嗯~~啊~~等、等……等一下……」突然间,她扭动挣扎了起来,难道……蓉诗刚刚的配合只是假意敷衍我?
「啪!」床头的夜灯,被蓉诗切熄了。她随之热情地环抱着我,双腿不再是卖力摇晃反抗,反之,紧紧夹着我的熊腰,下半身随着我的抽插配合迎送着。我知道,这下在黑暗中,我可以好好地、尽全力地干她了!
微微擡起她的翘臀,我的阴茎垂直地进出着小穴,从深处拉到开口,再随重力落下,性奋膨胀的硕大龟头挠颳着阴道内的层层黏密皱褶,爱液混着空气搅成了白热黏稠泡沫,小穴像是无数的小手紧紧抓着、按摩着我的老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蓉诗喉头嘶哑喊出,身躯后仰,大腿紧紧夹住我,十指在我背上留下红色的印记,而紧密的阴道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我想……她大概到了高潮,但……我却不想这么就放过她!
阴茎深深地塞在阴道深处,而后再滑出至微微凸起的G点,快速地抖动冲刺着,享受她不停收缩的阴道带来的紧窒感。当我快要射精时,再深深回插至最深处,让龟头塞着不动缓冲快感,然后边旋转较无神经分布的阴茎,充份刺激阴道的每个角落,让蓉诗高潮一阵接着一阵。
突然间,大量的爱液喷出,弄湿了一片床单,她似乎失神地翻起了白眼。我不忍心再折磨她了,就让她跟我一块儿去吧!我巧妙地移动我的双腿,让高高向上翘起的阴茎能左右深深地塞满阴道,然后让龟头深深地塞在阴道深处;结实的胸膛顶向34D乳球,让彼此间正面贴紧,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我一手护着蓉诗的头,一手紧扣着她的腰,说:「我要射了,宝贝儿,夹紧我!」然后超快速前后抽插、左右上下摆动、旋转,最后像是抽搐般抖动下体。
「砰!」我射了!浓稠的白色精液,随着龟头阵阵的抖动喷在小穴深处。蓉诗的阴道剧烈地收缩着,简直要把阴茎扭断一般。两人脑袋一片空白地紧抱在一起,随着猛烈的心跳,静静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5)
高潮后我跟蓉诗两人脑袋一片空白地紧抱在一起,随着猛烈的心跳,静静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就这么抱着过了好一段时间,激情消退,两人回复了理智。在黑暗中,蓉诗无奈地把头转过去,双手推开我,淡淡略带着哭音,轻轻地说:「你回去吧……」
「我……我……我……对不起……」内疚的我,满怀着歉意不知该多说些什么,默默地穿好衣服,把被踢到床角的棉被轻盖上几近全裸软瘫的蓉诗,夹着已软的老二回去我跟小正的房间。
已经是早上四点了,隔壁床的小正打着规律的呼声,但我却毫无睡意。一方面,才结束这么刺激、令人亢奋的硬上经历,只要闭上眼睛,蓉诗彷彿就在耳边娇喘着,血液中仍然循环着高浓度的肾上腺素!
另一方面,万一蓉诗不甘受辱东窗事发后,别说跟小涵、班上同学解释了,移送法办都有可能!但……她并没有卖力抵抗、尖叫,应该是默许我的兽行吧?也许还有下一次,或者她想当炮友,来个3P?……就这么样胡思乱想着,我眼睁睁地看着太阳升上地平线。
今天是古蹟参观与瞎拼自由行。因为昨晚的兽行,我专心注意着小涵与蓉诗的情绪与互动,企图从中读取我究竟会不会被移送法办?也许是有瞎拼的关係,班上所有女生包含她们两人都非常开心,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不过……也许是我疑心生暗鬼,隐约中感觉蓉诗特别光采,尤其是在跟我说话、嬉闹的时候。
终于,看完晚上的人妖秀后,大伙儿带着瞎拼的战利品与疲惫的身躯回到饭店。我一反常态地在小涵还没洗澡前就去了她们的房间,因为……我想再确认蓉诗的心态到底是如何。
「咦?宝贝,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呀?」
「这么早就来放闪光,嫌我不够瞎呀?」
正好抱着盥洗用具的小涵与正在收拾战利品的蓉诗,满脸狐疑的问道。
「欸……就……没有啦,就是小正让我先洗咩!洗完后来美女房间,散热兼散播男人味、散播爱……」我连忙瞎掰了个很烂的藉口。
「啪!」
「臭宝贝!你皮在痒唷?」我才说到一半,小涵就狠狠朝我手臂打下去。
「我要去洗澡了,你给我乖乖地躺在被窝等我修理啊!他要敢乱动、乱看,蓉诗妳别客气啊,随便要怎么揍都可以!」说完,小涵就快乐地蹦进浴室去。
偌大的房间里,我跟蓉诗两人静静地对看着,尴尬瀰漫在这不到五公尺的距离,只剩下电视传出来的嘻哈声。我下定决心不管她反应如何,一定要跟蓉诗好好地道歉。我轻轻地走向蓉诗说:「我……我……对不……」
「哼!散播男人味、散播爱啊!你敢说,我还不敢听呢!」瞬时间,蓉诗俏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房间的气氛欢乐了起来。我想……我应该不会被告啦~~
「唉呀~对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放下心中的忐忑后,我放心地靠近撒娇起来。
「不是故意?那是有意的啰!你才会用这……这老二,来对我散播爱啊?」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蓉诗隔着睡裤一把狠狠地抓住我的阴茎与睾丸!
「喔……嗯……」被她抓着了「把柄」,我也只能搔着头,拼命想该如何安抚。
「死阿超!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月经刚结束,你……你……你昨晚……没戴套子的……做爱……我……我……掰断唷!让你在泰国当人妖好了!」气急败坏的蓉诗语无伦次地埋怨着我,平时柔弱无力的小手,正在一收一放地把玩蹂躏着我的下体。
「对不起嘛!妳这么性感,人家受不了咩~~」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从她撒娇埋怨举动看来,我想她应该还蛮满意我昨晚的表现的。不过……由于她不停地刺激,我的小弟弟渐渐骄傲地擡头了!
「你听好了!我们……就只有昨晚……以后……回国就忘了!不能没有同意就……不然……真的掰断惩罚唷!」她一脸正经地跟我约法三章。(呴呴~~言外之意我想各位色友都听出来啦!)
「嗯……那妳现在是在惩罚,还是在爱抚啊?」我邪恶地笑问着正在套弄与搓揉的蓉诗。
「我……我要让它口吐白沫投降,晚上才不会来吵小妹妹,这样才能够睡个好觉!」她娇羞地低着头回答我。
「唉呀!我看妳的小妹妹不也流口水,很期待我的小弟弟嘛!」听完她的坦诚告白,我二话不说就扑向坐在床缘的蓉诗。一面把自己的睡裤连同内裤褪到大腿,让火热高昂的小弟弟跟她冰凉小手不再隔靴搔痒,直接紧紧贴上规律地套弄着;一面大手伸进她的粉色短裙、拨开黑色丝质内裤,中指浅浅进出那早已湿透的小穴,食指轻轻搓揉着凸起的小荳荳。就这样,我们两人侧躺在床上,忘情地爱抚着对方。
「小涵洗澡比较快……妳这样我出不来……可以用嘴嘴帮我吗?」一会儿,我不满足于蓉诗仅是用柔嫩小手帮我打,而且面对面我很难深入刺激她,彻底挑起她蜜穴想被止痒的渴望。于是,我在她耳畔轻轻地哀求着。
「嗯……」她点了点头,也许是套弄到手痠了,也许口交是所有男人都会要求女人的惯例。总之,她答应了!
我毫不客气地仰躺在枕头上,双腿大字形地打开,让骄傲的阴茎挺拔直上。170公分的蓉诗的修长双腿跨过我的胸膛,然后以趴伏的狗爬式埋首在我的胯部,纤细的手指温柔地握住阴茎,缓缓轻柔地套弄着;湿润的小舌螺旋状地舔着龟头,像是在吃冰淇淋一般,沿着暴起的青筋从前到后、从上到下的吸吮着。轻咬着皱褶的阴囊,然后含着吸入硕大的睾丸,舌尖灵巧地滚动着。性奋的前列腺液从马眼处汩汩流下,润滑了冰冷的小手与火热的舌头……
「喔……嗯……妳好棒!再吸大力点!」讚许卖力口交的蓉诗之余,我不甘示弱地拨开内裤,让她粉嫩的下体露出,继续刚才的爱抚。
蜜穴越来越湿,花蒂越来越凸起,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已经替代了阴茎旋转插入阴道中,右手轻轻夹着、搓揉着直接刺激着阴蒂。随着大量的爱液从阴道口泌出,湿润了週遭的阴毛,甚至滴到我的胸膛。
我决定让她更加兴奋!坐起我的上身,脸贴近蓉诗的下体,现在两人完全是69的姿势。我将鼻头贴在小巧的蜜穴,贪婪地嗅着美女的体味;粗糙的舌头舔着阴蒂与阴道,微微酸涩的爱液阻碍了我深入紧窒的小穴。于是改吸吮着凸起的阴蒂,火热湿润的舌头颳着、偶尔用牙齿轻擦刺激着,一如蓉诗正在吸着我的龟头一般。
「嗯……嗯……嗯……啊……啊啊……你安份点!不……不要……让我吸出来啦!」她也许是下定决心要给我满意的发洩,也许是不耐被口交的刺激,扭动着下体,哀嚎地说道。
于是我放肆地躺在柔软的枕头上,慵懒地看着身上卖力口交的美女,双手紧紧抓着她高高翘起的丰臀。34D的乳球在我下腹上搓揉挤扁着,俏丽的马尾随着口交上下摆动的频率在空气中飘逸着。
「喔……喔喔……我快要出来了!继续吸!不要停……」虽然,平时色狼我对自己的持久度还小有自信。但在马尾正妹专注地吸吮、自己女友一墙之隔洗澡之际,如此的刺激让我不禁早早投降!
「吼!喔……嗯嗯……嗯……」瞬地,我到高潮了!全身紧绷,阴囊剧烈地收缩着,像是要把睾丸挤出一般。
大量浓稠乳白的精液自马眼中涌出,塞满了蓉诗的小嘴,双颊圆圆的鼓起!她……真的遵照我的指示,继续用力地吸吮着,简直就要把我的小弟弟吸乾!射精后,龟头已经是异常敏感,再受到如此刺激,我浑身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啵!」终于,她心满意足地放开我的阴茎,还有少许精液和着唾液藕断丝连地牵连在她的嘴角!我无力地躺在床上,让高潮后仍然坚挺的的阴茎在那儿抖动着。剎时之间,蓉诗迅雷不及掩耳地翻坐在我的胸膛,双手抓着我高潮后无力的双手,低头鼓着双颊邪恶的微笑着看着我……我想,她大概是要我来个虎毒食子的戏码!
「砰!碰!」浴室传来的小涵穿衣声,打散了房间中淫秽的气息。我俩迅速跳起,赶紧拉上褪下、翻开的内裤,整理淩乱不堪的上衣与床单……当然,在如此慌乱的场景,蓉诗来不及吐出满口的小阿超,无奈地嚥下。她像个没事人儿一般坐在床缘,我则像个乖宝宝一般躺在小涵的床上。
「哼!这次你逃过,下次你就知道!」蓉诗一脸悻悻然地说道。
「喔耶!还有下次唷?」我厚着脸皮拗着她。
「什么东西还有下次啊?」小涵包裹着白色浴巾从浴室走出,满脸狐疑地问着。
「没有啦!就今天晚上自助餐时,蓉诗吃到很好吃的『白色』椰乳甜点,她还想再吃啦~~」我语带双关地回答一头雾水的小涵。
「对啦!真的很好吃!阿超说『下次』换他吃。好啦~~换我洗澡,这『色鬼』留给妳玩啦!」不甘心被整的蓉诗,留下了个小炸药给爱吃醋的小涵开炮。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色鬼』是什么意思?」一等蓉诗关上浴室门,小涵饿虎扑羊地跨坐在我的胸膛,不怀好意地挥着粉拳问道。
「没有啦~~就是说……说……每晚都会跟妳放闪光嘛!」
「最‧好‧是!你‧死‧定‧了!」
「真的嘛~~别这样啊~~大人,饶命啊~~喔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