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5章

时间:2018-05-14 杨远帆把红绳拉到女警官的双腿交汇处,穿过小阴唇上的小银环。
  叶姿敏感的花瓣上传来丝丝麻痒,原来杨远帆在她昏迷时已给她穿了环,难怪她一直感到下体有一种刺痛。
  红绳穿过小阴唇上的银环后绕回女警官的左侧乳头,杨远帆就在三点间连起一个等边三角形。
  变态医生仔细地舔着女警官雪白的大腿,内侧的肌肤滑如凝脂。
  湿滑的舌头令叶姿感到噁心,感觉像有一条水蛭在爬行,慢慢地迫近她的花丛。
  「不……不要……」叶姿不安地抬起脸。
  杨远帆用舌尖轻轻佻逗女警官的珍珠,突然如其来的电流令叶姿浑身一震。
  「嘿嘿……真敏感……」杨远帆两手压紧女警官的双腿,慢慢地品味桃源洞的花蜜。
  「……停手……你这个混蛋……」叶姿急得满面涨红,但身体一动红线就牵动三个重要的部位,更增加她的刺激。
  杨远帆把手指抠入女警官的腔道,在粉红鲜嫩的肉缝里挖弄着。
  虽然思想极度讨厌眼前这个男人,但身体与意志背道而驰,当女性最敏感的器官受到持续剌激,相同的现象就会发生。
  当阴道肉壁慢慢渗出蜜汁,杨远帆将他硕大的雄性阳具挺入女警官身体。
  「啊……」叶姿绝望地挣扎,肉棒几乎要把洞口的花瓣一起捲入,穿过环的小阴唇被牵动发出剌痛。
  杨远帆脸上刻着魔鬼的微笑,盯着绝望的天使女警,阳具徐徐推进。
  这个高傲的美女因为以往对他的种种敷衍与不屑将受到严厉惩罚。
  虽然叶姿没有拒绝他,但杨远帆感觉得到,这个清丽脱俗的天使眼中没有自己。
  这让他忌恨。
  「我对自己说过,我得不到的东西也决不会让别人得到……」杨远帆脸上凝着残忍的微笑,下体抽动,肉棒出没女警官冰清的身体。
  「人渣……我绝不会放过你……」叶姿想到男人那根曾经进入死尸的东西在进出自己的身体,有如吞下死苍蝇。
  「知道吗,所有的事都是因为你生得太美,我不可以容忍其它男人拥有你,你是属于我的……」医生一边耕耘一边忘我地呢喃。
  「天啊……这是为什么……」叶姿发觉自己落在一个疯子手上。
  肉棒出没洞口牵动有创口的花瓣,让女警官痛彻心肺。
  这是一个彻底的人间地狱,这个男人就是地狱里的恶鬼!
  杨远帆速度渐渐加快,厚重的身体不断撞击女警官雪白的胴体。
  突然医生一把抓住那三条绷紧了的红线。
  「啊……」叶姿大声叫出来。
  乳头和阴唇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她确信这就是一个地狱。
  杨远帆的微笑突然消失了。
  刀削般的脸庞罩上一层吓人的表情,眼睛幽幽地盯着受辱的天使,抓住红绳的手向上稍稍一提。
  「啊……」叶姿又是一声惨叫,痛得身体也弓了起来。
  女警官有如炼狱里的天使,面容扭曲地挣扎着,娇俏的鼻尖冒出汗珠。
  医生高速挺进,在天使崩溃前夕发射。
  素洁的灵堂,白色帐幔四垂。
  案台上烛影摇曳,一炷檀香兀自飘袅。
  灵案下静静地跪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头微微下合,长长的睫子低垂,一闪不闪,神情有点木然,彷彿入定。
  白色缟服的袖子里伸出一对玉手,十指如葱,白净纤柔,平平地扶在膝盖上,好像在忏悔,身侧拖着一个变了形的影子。
  淡淡的烛光映着她那姣美绝伦的脸庞,身上的素白孝服衬托出一种唯美的质感,一切都是那么素雅,贞洁,朱颜素裹,分外美艳。
  这种过份的美丽与冷酷的环境构成一种反差,让人感到有点残忍,但这却令到她愈加惊艳迫人。
  香草熏沐过的身体留着淡雅的幽香,云鬓轻挽,髮根还带着浴后的微湿。
  脚有一点发麻,韩冰虹不知自已已经跪了多久。
  这种事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屈服于赖文昌的淫威,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已过去四个多月。
  妊娠初期的种种不适一如当年初孕,心闷,作呕,腰酸,食慾不振,而身体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肚子渐渐隆起,轮廊已依稀可见,乳房也日益膨胀,盆腔变宽,子宫变大压迫到膀胱,令她常有尿频的现象。
  在赖文昌的威迫下,她向单位提出了再生申请,由于亮亮的意外死亡,政策上是允许她生第二胎的,所以她的申请很容易就通过计生部门的审查,只是朋友们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快。
  四个月的身孕,胚胎已经发育成形,通过B超可以看到了一个新的生命在形成,想到自已竟成为那个卑鄙男人的生育工具,她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可悲,一个堂堂高级法院的大法官,竟不能用法律维护自己,实在是一种讽刺,面对日渐隆起的小肚,她感到自己的孽已越种越越深。
  难道冥冥中一切都已注定?
  一阵微风拂过,烛火飘摇,韩冰虹不觉抬起脸,目光触及案台上的灵牌,上面一行字:爱子振邦之灵。
  韩冰虹只觉心底一寒,身子打了个颤慄,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就在她想要回头的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搂住了她。
  「呵……」
  感觉到男人温暖宽厚的胸膛,韩冰虹竟不觉向后靠去。
  赖文昌的双臂慢慢地收紧,搂着这具成熟香艳的肉体,脸埋在女人馨香的耳畔,开始慢慢地吻那洁白的颈项。
  「嗯……」身子象融进一股暖流中,那种感觉很好。
  女人的娇躯好像被熔化,发出醉人的嘤咛,腻腻的。
  赖文昌吻住女法官的耳珠,热气不停呼在上面,韩冰虹的身体已经完全倒在男人怀里,无力地接受着。
  男人的大手不知何时解开了孝服的纽扣,从领口伸了进去,直接握住了她的丰乳,一下一下地揉捏起来。
  「啊……不……」女人一阵迷乱,身体扭动着,不知是在挣扎还是在骚动。
  妊娠期的乳房十分肿涨,富于弹性,又不失滑腻,抓下去会把手指弹回来。
  赖文昌捏住两粒竖起的乳头来回玩弄着,嘴从后面探了上来,寻到女人的樱唇强行吻了起来。
  「嗯……嗯……」韩冰虹美目如丝,从鼻里发出丝丝呻吟,
  男人的一只手慢慢地摸下去,滑进她的芳草地,探索着抠进洞穴。秘洞里汁水氾滥,湿滑无比,被男人一阵挖弄,迷乱的女法官开始不能自持。
  「啊……不行……」
  「看看,这是什么?……」男人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到女法官眼前。
  「啊……真淫秽……这样的事……」
  男人把她向前一推,韩冰虹双手撑到地上,膝盖仍然跪在蒲团上。
  赖文昌把她的素白孝服撩起来,里面没有内裤,两片肥厚的臀肉白晃晃的。
  「……不可以……不要在这种地方……」女人彷彿一下子想到什么,挣扎着想直起身体。
  赖文昌当然没有给她机会,「啪」,重重一掌打下去,击起一层臀浪。
  「嗯……」女法官一痛仰起迷离的脸。
  「我是谁?」男人冷冷地问,大手抓捏着雪白的臀肉。
  「……」女法官犹豫了一下,彷彿在寻找答案。
  「这也要考虑么……」男人显然不太满意,「啪」又是一掌下去。
  「是……主人……」女法官赶快回答。
  「谁的主人?」男人沉声逼问。
  「韩……冰、、虹的主人……」
  韩冰虹轻轻歎了口气,知道这晚的调教要开始了。
  「要拜託主人做什么呢……」男人公式般发问。
  气氛很特别,在这种阴森的地方,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啊……又要说那些讨厌的髒话……」
  赖文昌喜欢用这种方式从心灵上污辱女法官。
  「请……操……我……」女法官低下头轻声回答,中间那个字细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这是既定的回答。
  这样的话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思议,但现在,经过无数次的反覆调教,女法官已经从心底里容忍了自己的不知廉耻,每次说出来的时候,强烈的淫秽感让她感到自己在坠落。
  多么下流露骨的髒话啊!
  竟从那张神圣的嘴说出,令人难以置信。
  这就是白天法庭上正直庄重的大法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