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六十七章

时间:2018-02-09 螭吻太子死在石娘子掌下,龙宫派众人登时大乱,纷纷惊呼起来。骆天胜双目刺痛渐消,胸膛中掌处却更加疼痛难当,不禁大怒,抹了抹 眼睛,一跳起身,对着石娘子戟指大骂:「臭婆娘,你用这歹毒诡计害人!」
  忽听一个娇柔的少女笑声远远传来,说道:「骆帮主,你可别怪错人了,这点小机关是小女子安排的,跟石姑娘可不相关!」众人抬头朝 声音来处看去,却是巾帼庄诸女来援,蓝灵玉和华瑄在前头领着。敖四海叫道:「龙宫众弟子听着,速速擒下这批女子,给二太子复仇!」龙 宫弟子应声上前,围攻过去。
  向扬听那少女声音并非华瑄,也不是蓝灵玉的语调,不禁一怔,心道:「这女子内力修为不弱,巾帼庄侍女中尚有这等人物么?」未及细 想,便见骆天胜暴跳如雷,冲过黄仲鬼身旁,放声大吼,一手往石娘子抓了过来,叫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愚弄老子!」这一抓劲力猛恶,向扬唯恐石娘子应付不来,当下真气凝聚,一掌拍去,两道内劲半空相击,腾地一响,骆天胜出招促,运功未足,被震开一旁。
  石娘子先前与骆天胜一番过招,伤势不轻,自知不是骆天胜对手,只得行险,被擒之后,假作无力反抗,暗中运气于掌,以待骆天胜疏忽 之时突袭,不求把他打得重伤,只需将他震落山崖,便除去了一个强敌。骆天胜中了锦缎内所藏烟雾,虽非毒烟,但可致双眼剧痛一时,石娘 子把握时机,猝然发难,眼看一击得手,却被黄仲鬼救起,虽然暗呼可惜,却也将螭吻太子击毙,略有斩获。然而她全力出击之下,功力已尽 ,此时被向扬和骆天胜内力相拼激发的劲风一扫,立觉禁受不起,身子摇晃,几乎跌倒。
  向扬伸手扶住,道:「石姑娘,你先歇息,让我对付这骆天胜。」石娘子低声道:「多谢!三妹和华姑娘只怕不易对付龙宫派,请向兄务 必谨慎,若能击退骆天胜,便尽快前去相助,不必担心我了。」向扬道:「石姑娘请放心,在下自当设法保全巾帼庄诸位。」
  骆天胜一招不中,眼睛已然恢复,运气一周,经脉不觉有异,料想烟雾无毒,便不在意,对着向扬怒道:「小子,你想英雄救美,也得瞧瞧对象!华玄清的徒弟又如何?老子也不放在眼里!」功力一提,双掌如狂风疾扫,威势浩瀚,收发之间迅捷有力。
  向扬心道:「神驼帮号称关外第一大帮,看来其来有自,这骆天胜武功确实不凡。」但是向扬学艺精深,也是非同小可,方才与黄仲鬼斗 了一阵,虽然佔不到一丝上风,但是此时见到骆天胜的功力,不免拿来与黄仲鬼相较,暗道:「神驼帮帮主,武功可还不如黄仲鬼这守陵使。 」又想:「黄仲鬼这等惊人武功,何以甘居于龙驭清手下?难道我这未曾谋面的大师伯,武学造诣更加深厚么?」
  他心中满是疑团,此时却无暇多想,掌法开阖,跟骆天胜斗得不分轩轾。两人掌风都是凌厉异常,斗来风雷翻腾,衣袖鼓劲,硬碰硬地连 连对掌,向扬的九通雷掌刚猛绝伦,渐渐将骆天胜的掌力压制回去。
  骆天胜心中骇然,暗道:「这小鬼的武功可不简单,竟比石娘子还要厉害。他跟黄仲鬼过了这么多招,内功竟然仍是如此强劲,我得使足 全力,万万不能留手了。」掌法一变,双手门户大开,深蕴暗劲,凝而不发,慢慢化解雷掌威力,缓缓一步步后退。
  向扬见对方忽改守势,心中起疑,心道:「弄什么玄虚?」但是雷掌刚劲之强,武林中极其罕有,一昧防御,也要十分辛苦,更难获胜。骆天胜如此应对,向扬倒也凛然不惧,加催掌力狂攻。
  却见骆天胜双手路数化圆,内力圈转,暗暗牵引向扬掌力,逐步后退,以九通雷掌之强猛,竟然无法摆脱双手带起的雄浑劲力,每一掌都 失了準头,功力不易凝聚,打在空处亦如中败絮,威力被消卸大半。
  向扬心中一惊,暗道:「这化劲的手法相当高明,我的掌力不能及其身,非得重起攻势不可。」但是骆天胜双掌来去迴旋,便如漩涡倾覆 舟船,向扬想要抽掌,却是力有不逮,骆天胜每退一步,便诱得他不得不发掌吐劲,难以自主。
  骆天胜使足内劲,将神驼帮镇帮绝技「流沙手」发挥至极致,令九通雷掌的威猛力道不能发挥,深陷于流沙手的暗劲之中,不禁暗喜,心 道:「小子武功虽强,毕竟不能跟流沙手相抗,瞧你能支撑几时?」
  流沙手一使出来,如同大漠浮沙,蹤迹无定,处处暗伏后着,向扬所发掌力尽皆受其吞噬,攻既不能,守亦困难,向扬唯有全力鼓蕩真气 ,希望一举攻破流沙手的诡谲手法。但骆天胜双手虚接劲力,实则将之尽数卸去,以深厚内力轻易抵御余势。向扬掌力虽强,这时也是一筹莫 展,内力却点点滴滴地消耗。
  那边蓝灵玉和华瑄正与众多龙宫弟子大打出手,华瑄舞开八方风索,长鞭如风云变幻,奇不可测,数招之间,将九龙太子中排名第九的椒 图太子打得狂喷鲜血,接着「广漠风式」「泰风式」接连使出,将随后攻来的赑屭太子逼开,龙宫派人数虽多,却也难以奈何华瑄.
  狻猊太子见华瑄鞭法精妙,暗想这小姑娘好生厉害,看来寻常弟子不是对手,当下提气上前,道:「小姑娘,在下狻猊太子,来领教几招 !」双掌合十,运起「大乘禅掌」掌力,绵绵后劲蓄而不发,叠成一道深沉巨力,以怒涛之势盖向华瑄.
  华瑄内气迅速之极地运转三周天,一拉长鞭,迅即挥出,「融风式」柔力迎去,凭空连绕数圈,消引狻猊太子掌力,「澎澎澎」数下声响 ,两股柔韧威力相斗,未分高下,狻猊太子却已失了前势,无法佔得上风。
  华瑄呼了口气,心道:「文师兄还没有来,向师兄又有强敌相攻,这一仗我得靠自己才行!」她年纪虽轻,功力却不在九龙太子任一人之 下,更有过之,只是论到对战历练,未免显得不足。这些日子来,她先后与柯延泰、颜铁、睚眦太子、黄仲鬼等人交手,每一次都是兵凶战危 ,已然使她体会到搏战中的生死一线。
  现下面对狻猊太子这等高手,华瑄决意全力出招,心道:「不快点将他击败,马上又有敌人接上,那可就糟了。」
  但是狻猊太子功力之强,连向扬都敌得一阵,华瑄虽是求胜心切,但要取胜,也非一举之易。一旁蓝灵玉与睚眦太子交手,也是难分胜败 ,长剑双戟连番相交,铿铿爆响,两人以快打快,龙宫弟子远远旁观,只瞧得眼花撩乱。睚眦太子好战成性,龙宫弟子均不上前相助,让他独 自出手。便是想要合攻,也无力插手这等激烈剧战。
  蓝灵玉前次与睚眦太子交手,受小树枝之累,无法倾全力出招,现下再遇睚眦太子,已无负担,当下绝不留手,飞燕戟一招招使出来,凌 厉生风,化作两片银光飞腾。睚眦太子大声呼啸,使尽龙翻剑法绝招,剑法之中杀气腾腾,每一招都是狠辣难言。
  蓝灵玉见睚眦太子奋不顾身,招招拚命,招式虽然险恶,却也失之稳重,破绽越来越多,且剑势缺乏后劲,似乎内力受损不少,当下心念 一动:「看来他跟先前向少侠交手之后,功力已耗去不少。他出手浮躁,我只要稳扎稳打,定能获胜。」
  果然斗得一阵,睚眦太子剑法逐渐凌乱,双眼圆睁,紧咬牙关,奋力刺出一剑。蓝灵玉见时机已到,心如电闪,双戟陡然一交,正是擒拿兵器的一招「燕子敛羽」,双戟锋刃扣住睚眦太子剑身。睚眦太子一惊,急忙运劲一震,两根短戟却如铁铸般纹丝不动。一招之差,蓝灵玉已 见胜机,飞起一腿,正中睚眦太子丹田。睚眦太子身子一震,向后跌出五六步,大叫一声,硬挺着不倒下去,口中却吐出大口鲜血。
  蓝灵玉一招得手,正要回气再攻,将睚眦太子毙于戟下,忽然一道大力自背后袭来,势道沉重之极。蓝灵玉心知有人偷袭,一时不及提劲 抵御,连忙翻身躲避。但听一声巨响,这一下打在地上,现出一个土坑,来袭武器却是一个铁鼎。
  出手者是个肥胖男子,满脸油光,笑容诡异,乃是龙宫五太子饕餮,这铁鼎兵器份量极重,与蒲牢太子的铜钟倒是异曲同工。蓝灵玉暗暗 咋舌,心道:「这等重兵器,可要花点手脚对付。」
  莫看饕餮身材笨重,身法却十分迅捷,一击不中,立即提起铁鼎再攻。
  蓝灵玉见来势厉害,自己不擅膂力,无法硬接,当下展步避开,正要循隙回手,猛听背后一声吼叫,睚眦太子扑将过来,叫道:「蓝灵玉 ,再接这一招!」
  他生平嗜战,负伤虽重,却丝毫不加调息,鼓足残力,再向蓝灵玉打出蓝涛神掌,已是拼上性命,非置蓝灵玉于死地不可。
  蓝灵玉不料睚眦太子如此悍恶,重伤之余,仍是掌力如狂,惊骇之下,未及拆解来招,饕餮太子的铁鼎又已攻至,眼见难以抵挡,正想竭 力一避,忽然一道青影如风捲至蓝灵玉身前,来人剑光大幅后掠,「嗤」一下轻响,睚眦太子猛然翻倒,胸膛大片洒血,饕餮太子铁鼎却停在 半途,却是被来者一掌按住,无法再行逼进。来人微抖长剑,嘿嘿一笑,傲然道:「饕餮,你这肥猪别来碍眼,滚罢!」
  掌力猛然疾吐,将饕餮连人带鼎震退,直跌出十来步,尚难以站稳,一屁股坐倒在地。
  蓝灵玉一听那人声音,心中陡然大震,失声惊叫:「是你!」那人回头看着蓝灵玉,笑道:「哈哈,就是我!」
  黄仲鬼一件那人,脸上阴沉之意更增。赑屭太子大声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号来!」那人一听,神色大显倨傲,冷笑道:「你是龙宫 大太子,居然如此孤陋寡闻!嘿嘿,本大爷乃大慕容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