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小青的情人 第17章

时间:2018-01-13 即使大伙儿全都是老朋友,女人跟女人一起谈天说地,和几个女人同时在男人面前聊天的表现,也总是大异其趣的。以前在校时,三个熟得不得了的女同学,多少年后相聚在一道,仍旧可以口无遮拦、胡说八道一通,然后咯咯笑成一堆。但当男人一出现,彼此之间,就会演变成一种无形的、像互相竞争者的关係,隐藏在表面的和谐之下,甚至还极可能暗中勾心斗角哩!
  就像今晚在紫滕轩,杨小青和徐立彬乘计程车到了门口,按照两人商量好的,小青先进去,徐立彬晚十五分钟到;小青才蹅入餐厅,就见已在那儿等着的刘婧高兴沖沖跑来拉她入坐;然后打开话匣子,唧唧嘓嘓讲述她从西班牙回台北开画展,有多忙多忙的事,一直说到王晓茹昨天打电话通知大家见面,还加上有徐立彬会到,就建议来这紫滕轩的。
  这时王晓茹也到了餐厅。三人嘻嘻哈哈一阵后,小青居然故意看了看腕表,问召集人:怎么男主角还不出现?今晚的「三娘教子」要如何演呢?
  「果然不错吧!我就知道你会对他有兴趣的……是不是?从实招来吧!」
  王晓茹逗小青的同时,瞟了刘婧一眼。小青敏感地脸都红了,忙说道:「才不呢,别乱讲好不好!要说有兴趣,刘婧才最有资格呀!」
  刚离婚不久的刘婧一听,连忙否认。她说她仅管已经单身,却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碰一个有家的,尤其是像徐立彬这种风流倜傥型的男人。这话说者虽然无心,但已够教小青感觉有如被刺了一刀,而极度不安起来。
  「少假了!谁晓得你年初去纽约找他,接受了他什么样的……招待呢?」
  王晓茹开玩笑地调侃刘婧,小青听了却感到心中一紧,假作好奇也问道:「对呀,快招出来!你说你不会碰他,可他总有可能想要碰你呀!?」
  「好了,好了啦!既然你两个联手寻我开心,我就老实讲好了!……我年初到纽约时,正是我刚离婚不久,心情非常沮丧。……徐立彬他,在精神上……为我打气,劝我重新恢复对自己的信心,才是我从他那儿所得到的最大的安慰……」刘婧接着又说:「至于~他想不想碰我……我那晓得?……除了为我散散心,他带我去夜总会跳舞,那天晚上碰过我身体外,我可没跟他有过什么……那种事啊!
  ……你们要我招,现在该满意了吧?「
  刘婧这么「坦白」出她跟徐立彬在纽约见面的经过,是杨小青没料到,而几乎就要完全相信的。但同时,她又由刘婧的话中想到:徐立彬可以对自己那么有兴趣,难道在才刚失去男人的刘婧面前,他却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忍得住长得既漂亮、又那么有吸引力的美色,不勾引她上床吗?……更何况,连刘婧都说他是风流倜傥的男人,和昨天王晓茹讲的他,不谋而合,还更说他是个来者不拒的……那……那么……
  小青的思绪又开始紊乱了,只是猛盯着刘婧瞧:看她在穿着紧身的桔色洋装下,绷住质料而凸显出的,既玲珑娇小、却极为丰满的身体曲线;看见她讲完话之后,十分隆起的胸脯还随呼吸一起一伏的律动;和她端着酒杯啜酒时,不自觉在椅中扭着腰臀、极其细微的风姿。
  不知怎的,小青想到徐立彬在纽约,一定也清楚瞧过刘婧这样的风韵;也会和这两三天来,他跟自己单独相处时一样,情不自禁地对她热情起来。
  小青的脑中,浮现出在纽约某家旅馆的床上,徐立彬用「打气」的方式,给刘婧「最大的」、男性的安慰……而刘婧也像自己一样,享受着他鸡巴在不堪空虚的洞穴里,填塞、充满、撑胀的感觉;大张开两腿任他抽肏,疯狂地叫着:舒服!……好舒服啊!……直到她承接男人将甘霖灌注到久已乾涸身子里,欲仙欲死、激情爆发地在高潮中喊着徐立彬:哥~!……你好好,好好喔~!……哥哥~!你好会安慰我喔!……
  想到这景象,杨小青已口乾舌燥,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小杨~!既然刘婧招了,就饶她,不用再逼了吧!」王晓茹出面解围。
  「我没逼呀!」小青解释说。两个女的一听,同时对她笑了。
  「真的,我没有逼嘛!……」
  「有啊!你当然是……有屄的啊!」她们一面笑,一面异口同声道。
  小青恍然大悟,用拳头捶打王晓茹。「哎哟~!你们好坏,不来了啦!」
  王晓茹笑着躲避拳头,她的长髮甩散了开来,诡诘的表情下,显露出一脸抚媚。……小青不由得突然想起:刚才她进餐厅时,身着一袭飘逸的紫色薄纱外套,里面穿了吊带装的肚兜和黑长裙;一面轻盈婷婷地走过来,胸前两颗挺举的乳房还跟着步伐,十分抢眼地颤抖、跳动。
  当时小青一看到,立刻就感觉自己平坦、细瘦的身材,不只比丰满的刘婧差得多,就是光和王晓茹相较,也大大不如,简直可说是相形见绌的。除了在床上,以跪爬的姿势,压弯着腰,翘高屁股,才能突显出还算圆圆的臀,被每个幽会的男人讚美过之外;从相貌上讲,自己唯一可堪与她们两人相比的,大概就只有这张长得还不算丑的脸蛋了。
  而现在,经王晓茹彷彿戏谑地,在三人当中挑拨、调侃,还联合刘婧取笑自己对「逼」、「屄」同音的迟钝。就更教小青怀疑,是否她跟徐立彬也有过什么……?
  照她对自己讲的,徐立彬去年来台,曾邀她参观「彰滨填海工业区」;当他们两人在南部海边,王晓茹被海风袭过的长髮,飘散、拂扫在他脸上;挺举的乳头,迎着强风吹动薄衫,更明显突出的时候;难道徐立彬还会忍得住?……不从她身后抱住她,爱不释手地捻弄、把玩?……
  而王晓茹昨天下午才说过:女的就是嫁了人,也应该对丈夫坚持要有自我的社交生活。那么,昨天晚上,从晶华饭店打电话给徐立彬时,他的口气好像正在忙着什么,都不愿多讲两句;难道不也有可能,他和王晓茹在房间里,正享受着「社交」?甚至口交?性交?……正津津有味地欣赏晓茹「妹妹」在自己也曾躺过的床上,对他声声唤着:彬哥哥~!肏我,肏我的……屄嘛!……
  「天哪!我究竟是怎么了?把两个大学老同学都想成……跟自己一样,那么不要脸、像蕩妇般地跟徐立彬上床,作同样的事!……不!不,不可能的!……
  他是爱我的,不然他也不会答应今天下午先跟我见面,在茶艺馆里,还那样热情的吻我、舔我啊!……「小青竭力否定着自己因疑心而生的幻想。端起酒杯小口啜饮红酒。
  「算了,算了!我道歉,也不再跟你闹了!……就照你要求,谈谈我们如何来……三娘教子吧!」王晓茹要求休兵似的说。
  ………………
  就在这时候,「姗姗来迟」的徐立彬,满面笑容地进了场,连声抱歉说让女士们久候真不应该。似礼貌般、却又非常诚恳地夸讚她们个个漂亮、如招展的花枝,令他受宠若惊。
  杨小青听到这种言辞,觉得他一点也不像自己所认识的男人,心中不禁讶异地揣测:他为什么说这种「交际应酬话」呢?……
  「是因为他真的和她们上过床,现在把我也玩过了,所以要一视同仁地对待?……还是因为她们两个今天都刻意打扮了,而他却只跟我有亲密关係,为了不引起疑心,故意针对她们漂亮才说应酬话呢?……」
  王晓茹和刘婧咯咯笑着忙叫他入座,徐立彬也毫不在意唯一剩下的空位在小青和刘婧当中,坐了下来。四人到齐,向待者点了菜式,就天南地北、热络地开讲起来。
  仅管事先已讲好,要在这场老友聚餐时,对徐立彬「三娘教子」的,但聊天之中,小青却怎么也无法配合王晓茹和刘婧,开他的玩笑,或调侃他。
  于是,她就在餐桌底下,像电影里私通的情侣一样,偷偷伸出脚,去碰触徐立彬的脚;彷彿在暗中以身体语言对他说:他们是有默契的。
  几杯酒下肚、边吃边聊,四人就谈得愈来愈无拘束了。小青觉得酒力在体内扩散,脸颊也热热的;在餐桌下和男人「私通」的脚,也愈发大胆地靠在他小腿旁,十分依恋似的、缓缓搓磨。尤其当徐立彬被另外两个女的,不断追问有关什么问题,而几乎快被考倒时,小青磳着他脚的动作,就像在安慰他一样,变得更缠绵了……
  可是檯面上,杨小青却还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随王晓茹或刘婧对徐立彬若开玩笑、其实没有恶意、无伤大雅的戏谑,陪着笑脸。而徐立彬应付她俩,看来也还绌有余力。一面全不在意她们的直率,口若悬河地讲着,一面维持笑咪咪的两眼,对三个女人注视、扫瞄。
  瞧着徐立彬在人前的表现,小青觉得他的确是蛮有魅力的:侃侃而谈之中,充满内在的自信,但仍然保持着外表谦虚的风度;使人被他的见解、想法而心折,同时也能感到他还非常有雅量。……
  相对于他,自己的丈夫就是另一极端的人:目中无人、高傲、狂妄、自命不凡;自以为是大公司的老闆,在人前就总要摆架子,要每个人都听他,否则就大发雷霆,以表示自己多有权力。……小青想到这,恰巧瞧见徐立彬流览的目光正移到了自己,轻鬆自若地问:「你说对吗?……你的看法,是不是也可说来听呢?……」
  「啊~?!对呀,你说得很对!我……倒没什么看法。」小青结巴地说。
  应付徐立彬突如其来的问题,小青在桌下的脚,拱了他一下,好像是说:「哎呀~!宝贝!别害人家出丑……快把话题引开吧!……」
  徐立彬立刻会意了,对王晓茹、刘婧不知讲些什么。小青再度啜下一口红酒,掩饰自己的尴尬;但她望着男人的眼神,却迷濛起来。
  小青像对自己说话般地想着:「……连他装作不经意瞧自己的一眼,都会那么性感!直直透入我心底,我怎么拒绝得了他的热情?……抑得住要跟他作爱的慾望呢?……」
  「……更何况,丈夫在床上那么差劲,将近廾年来,从没有一次令我身体满足过,更不用说精神上、心灵上感到任何慰藉了!……那么……我找到一个爱他、也被他爱、而且又懂得在床上让我舒服、满足、甚至疯狂的男人,难道不是我的幸运、福气吗!?」
  「喂~!小杨,小杨!……干嘛呀?!神不守舍的,我们都要走了!」
  「啊~!走了~?到那儿啊?怎么……?」猛然醒来似的小青忙问道。
  「去跳舞啊!大家一齐去散心,狂欢啊!」刘婧兴高彩烈地说。
  王晓茹关切地问小青:「你是不是醉了?要不要叫车……送你回去?」
  「不!别担心……我没醉。可怎么会要……跳舞呢?而且我们四个……」
  小青不敢,却又不得不瞧向徐立彬,希望他能否决这个提议。但徐立彬只沉默地微笑,使她不得不转向刘婧、王晓茹,想说什么,却犹豫着。
  「没关係的,虽然女多男少,不好分配,但『银星』多得是男人,一定有得跳!走吧~!?别婆婆妈妈的啦!……」刘婧催促地说。
  徐立彬也笑着问小青:「大家兴致满高的,就一起去吧!不然,你是否有别的建议?意见?」
  「天哪!连你都愿意去跟她们跳舞了,我还敢有别的意见吗!?」
  「那……既然大家都想,我也没意见啦!」小青只有点头了。
  ………………